返回

第566章 绮妍攻心,命运逆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566章 绮妍攻心,命运逆命 (第1/2页)

    诸葛浅韵顿时有些犹豫了起来——苏忘尘之前提及的那一系列因果,她其实目前还是记得的。

    而且因为天枢之眼以及昆虚镜的问题,她对于苏忘尘的感官其实一点儿都不差——这时候的苏忘尘越是嚣张越是狂放不羁、她们越是表现出无力应对而又无可奈何,其实也越是让她们对于未来拥有期待。

    为什么?

    只因苏忘尘的最终底蕴以及其最初的起源,都是她们的,有这两点因素存在,就像是拽在手中的风筝一样。

    飞得再高,那随时也能将它拉下来。

    而若是其真的挣断了线也没关系——没有线的风筝也不可能飞上高空,而只会从高空狠狠摔落下来,认清现实。

    这般一想,诸葛浅韵顿时舒服了不少。

    趁着这会儿还能拥有一定的记忆,还能知道自己双眼之中的七彩玄光才算是真正蕴含着浅蓝世界的希望、自己也算是大半个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天道意志体现,诸葛浅韵开始给自己心中定下一份情感走向。

    这一点,冰魂天女拥有着极强的经验。

    不仅如此,冰魂天女为了显摆她的攻心成功,甚至将对应的一系列因果,以及在那灵荷秘境之中与苏离交流的所有过往全部的告知了诸葛浅韵。

    实际上,冰魂天女完全可以不需要这么做。

    只因为诸葛浅韵乃是天道意志的化身承载体,具体说就是,一个是嫡系,一个是使者。

    这就类似于主仆一般的关系——虽然诸葛浅韵只是一个简单的承载体,但是其将来也是一定要浅微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所以到时候,诸葛浅韵是一定会崛起的。

    而且,诸葛浅韵也同样是浅蓝世界的天道意志的承载体,这等同于是一个双嫡系血脉的存在。

    虽然说,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实际上也确实是由罪域世界曾经的天道成长起来的,双方也算是一家人,类似姐妹的关系。

    可这种关系其实也早已经分崩离析了。

    如今因为苏忘尘,反而将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和浅蓝世界的意志的共通承载体诸葛浅韵给暴露了出来不说,还因为苏忘尘而损失了天枢神眼,损失了对于浅蓝世界的掌控能力!

    这样一来,冰魂天女害怕自己背锅受罚,因而立刻开始出谋划策。

    在苏忘尘的口中,冰魂天女可不就是个白痴?

    而这样的白痴,其想法又真的会多么好吗?

    攻心之术确实是非常好用的,确实也是让苏离对她似乎已经非常的难以忘记,但是同样的,冰魂天女自己可也是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呢,可这样的事情她会说吗?

    当然是不会说的。

    说了,告诉诸葛浅韵自己因为攻心,结果陷进去了,无法自拔——这岂不是要被活生生的笑死?

    被笑死其实也不算什么,冰魂天女也并不怎么在乎被嘲笑,可是这岂不是说明自己一点儿能力都没有?这么一点儿小事,竟是也沉沦其中,还攻心?

    这样的表现,那么以后还怎么承接更大的任务,怎么还能有更好的表现?又怎么能更进一步?

    所以,这时候冰魂天女自然会专门挑好的说,特别是攻心的效果是多么的逆天,同时苏离为何又是那么的动情,都情动九天了没有看到吗?

    然后,冰魂天女为了表现自己用心了,还将自己暗中在天空落落的场景都呈现了出来,并一脸无所谓的道:“我知道,以他强大的感应能力,必定是可以察觉到我还没有离开的,然后在他这样嘶吼的时候,我就落下两滴泪,刚好落在他身前不远,让他知道我哭了。

    他这个人吧,确实是非常不错,特别是你表现出特别委屈的样子,然后又似乎恨不得立刻对他以身相许……

    那样他就会非常有成就感,然后就觉得你不错,然后……”

    冰魂天女忽悠的能力还是非常强的,毕竟能达到这个世界的智力层次上限,其实也不会真的有多么蠢。

    就像是她在诸葛浅韵面前那样,很多事情当真是无比的契合,也无比的顺心如意。

    诸葛浅韵虽然略微有些怀疑——你这攻心似乎也太下本钱了吧,这都亲上了好多次了,这真的只是攻心吗?

    面对诸葛浅韵的怀疑,冰魂天女其实心中也慌的一批,这要是被戳穿了这多没面子啊!

    没面子是事儿小,要是被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觉得太废了,那岂不是未来的所有……都黄了?

    不行,肯定不能被戳穿!

    所以,冰魂天女很慎重的告诉诸葛浅韵:“攻心之术,并不仅仅只是要演,而且还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当然,苏离的身份和能力其实也并不差,而且其颜值更是无比逆天,俊逸超凡!

    所以你要带着一种我也很享受、很喜欢的姿态去面对。

    同时,你要将这一切彻底的放在心上,真正的深入心灵,深入灵魂的那种去接触他。

    不要害怕自己会真的沉沦进去——只有那些废物、那些无能而又对自己没有掌控能力的人,才会真的陷入进去,就像是那个苏离一样。

    反而如冰魂天女我,投入的时候那是真的投入,无比的忘我,好几次我都把自己感动哭了。

    但是脱离的时候也是真的脱离,非常的果断,绝不拖泥带水,说散就散,说走就走!

    嗯,就是这样!”

    冰魂天女当时是这么斩钉截铁的说的,而且还将具体的经过几乎全部的呈现了出来。

    看起来她也无比的沉沦其中,但是她脸上无比的自信,这蜜汁自信,也让诸葛浅韵非常的佩服,同时也生出了极大的自信——被苏忘尘轻视成这样的白痴都可以,她诸葛浅韵也是一定可以的!

    毕竟,之前她可是拥有天枢神眼的,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能脱离她的掌控呢?

    “所以,你只需要牢记一点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你爱他的时候,就要真的爱他;但是你不爱他的时候,就要真的不爱他,这一点,其实非常非常简单,要保证自己是局中人和局外者就行了。”

    冰魂天女为了显示自己很牛逼,所以还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那姿态,确实是唬人之极,让诸葛浅韵也颇为佩服。

    “为了让感情更真挚一些,我在施展《修罗斩魂道》的时候,故意中断,然后让情感翻倍——没有办法,就是这么强大——不是,是我这人天生莫得感情,所以有些感情的投入未免就会显得很僵直,很死板,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我以《修罗斩魂道》来激活七情六欲,然后中断之后,利用反噬来让七情六欲翻倍,这样才达到了这般震惊人心的效果。

    所以,其实我也是有些遗憾的,毕竟算是有一点点的作弊——说到底,攻心之术我其实也没有真正的用心去攻心。

    也就是随随便便的攻心了一下,然后加了点儿料,就已经造成‘情撼九天’的效果,同时摧毁了一个毁灭级的浩劫危机……”

    冰魂天女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的将这个通天的大功劳往自己身上狂揽?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诸葛浅韵的身份!

    当然也是此时诸葛浅韵的意识是和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天道意志是想通的!

    如此一来,她的功劳这般说出来,又付出如此真心的教导诸葛浅韵,那么她自然就不会被懈怠了吧?自然就可以让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更加的牢记在心、更加的重视吧?

    冰魂天女的心思可谓是用尽了,而且效果其实也是极好的。

    不说别的,就是那一手的攻心之术,以及苏离那情撼九天的震撼嘶吼,还有那万里沉尸抬着苏离游行的场面,确实把诸葛浅韵震撼了、惊艳了。

    同时,那时候有情有义的苏离不知为何,非常的让诸葛浅韵难以忘记。

    她的芳心,也因此而有些悸动——就仿佛,冥冥之中有一个她,曾经真的对苏离生出了无比青睐甚至是爱慕之心。

    甚至,似乎愿意为了苏离而陷入生死与轮回,至死不渝一般。

    “镜子镜子,请照一照我的内心,是否有感情的羁绊?”

    诸葛浅韵站在花月谷的入口处,一边传讯通报之后,一边回想起冰魂天女刚刚的经验传授。

    一番思量之后,她忍不住拿出了镇魂镜,也就是她的昆虚镜,询问了出来。

    “有情感羁绊,才有着美好的未来,毕竟老实人最喜欢接盘了不是吗?更遑论,这是个蕴含希望之源、斩断了黑暗之心和所有魔魂气息的纯粹的光明之人,有情感羁绊是一件好事。”

    镜子柔声回应道。

    诸葛浅韵道:“嗯,那确实不错,不过——我总觉得去做这种事情有些下不了口,冰魂天女实在是太奔放了,她说她狠狠的享受了那个苏人皇的风采,确实是很舒服……可是我怎么觉得,反而是她吃亏了?”

    镜子道:“你若是不想出面,我可以代替的呀,毕竟我也很想尝尝他的滋味儿,看冰魂天女那投入而享受的样子,确实是令人心痒得紧。”

    诸葛浅韵本能的道:“是吗?你若想,那就交给你了,那你就是我的丫鬟诸葛绮妍。”

    镜子道:“我一直都是,以自己为镜,才可以看出自己的不足,这是你说的,所以我才成镜子了。”

    诸葛浅韵:“行了,知道你是诸葛绮妍,好了,有信息传递了过来,花月谷开了。”

    诸葛绮妍道:“这一次咱们就不要拿架子,要无比的温柔,要无比的贤惠,要无比的虔诚,要无比的——”

    诸葛浅韵直接打断了诸葛绮妍:“我知道你喜欢舔,这事儿交给你了,只要能拿回天枢神眼,或者是让他帮我凝聚出来,那么这事儿你就是做得更过分一些,跟他生一窝的娃儿那都没事儿。放心,我允许了,你就奉旨泡他就可以了。”

    诸葛绮妍闻言,美眸一亮,道:“你可别后悔!”

    诸葛浅韵道:“呵呵哒,后悔?我诸葛浅韵乃是代表的通天大道天道意志,比那冰魂天女都要正统,我岂会后悔?后悔是不可能后悔的,他们都只不过是棋子罢了。

    而且,这般心思也都不能有,这会儿定下前行的基调之后呢,就不能存在记忆了。

    无论你我,接下来都会陷入普通的废物层次了——到时候,可能我们之前声名赫赫,如今却平平无奇,会被人认为也不过如此,空有一身皮囊而已。”

    诸葛绮妍道:“那就让天机阁搞点儿事,加持一下能力就行了,多少总比现在强些,真没有天道加载,以我们的体量,再修行也是来不及。”

    诸葛浅韵道:“那加安排一下吧,再就是,可以在壁画里加一轮修行因果,然后直接挂在我们的修行历史上,增加修行的厚重感,这样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弥补。”

    诸葛绮妍道:“好,那就这么安排好了——嗯,你虽不愿意攻心,但是感情还是要加载一些的。毕竟这般时刻,那苏人皇算是落魄了,丢了天皇子的身份,而且还被逐出了归墟皇族,等同于身败名裂。

    虽然这些是我们弄出来导致的,但是我们不能暴露这些,反而这时候我们主动靠近他,就相当于是雪中送炭。

    这样会更容易亲近他一些的。这时候如果我反而高高在上,多半会出现不太好的结果。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放低一些姿态——那苏人皇的过往经历,无不说明,你若是硬,他会比你更硬。”

    诸葛浅韵道:“我总觉得你说话有问题,你是不是被苏忘尘逆命了?这么下作的话也说?”

    诸葛绮妍道:“呵呵,我是镜子,所以某人内心不纯洁,反而怪镜子不该照出来?”

    诸葛浅韵:“……”

    诸葛浅韵:“好,那就这样定下,嗯,苏星河来了,赶紧安排,断因果!快!”

    诸葛绮妍道:“放心,已经安排妥了,不过这攻心的手段,既然冰魂天女这白痴都有这等魄力,那我们也这么做就行了,《修罗斩魂道》而已,我们都已经修行得功参造化的,定是不会失败!”

    诸葛浅韵道:“别,别用这个能力,你是镜子啊,你一用我就被影响,而且因为是镜子,来回翻倍,这是要死——”

    诸葛浅韵的话还没有说完,顿时,诸葛绮妍已经非常果断的出手了。

    而恰恰就在此时,仿佛有未知的因果忽然呈现了出来。

    诸葛绮妍在镜子之中运转《修罗斩魂道》的时候,这昆虚镜忽然像是触发了某种时空轮回的因果,竟是一下子形成了一缕绿光,猛的冲向了诸葛绮妍。

    诸葛绮妍这时候也不由心中一惊,但是却并没有慌乱。

    因为没有什么必要慌乱!

    因为这反而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昆虚镜又名昆吾镜,同时也名‘昆仑镜’,是一件掌控‘轮回’的镜子,拥有着大轮回之力。

    当然,她这镜子本身其实就是一个仿造品,因为出自于镇魂碑,所以直接就以‘镇魂镜’命名。

    但实际上,其内核仿的是洪荒神话世界里的昆仑镜这种洪荒异宝!

    平时,其几乎也完全不会触发什么轮回和冥冥之中的因果气息。

    这一次,忽然之间就触发了,等同于说,她与那苏离之间,还就真的拥有巨大的因果,如果是这样的感应,那么就会形成某种记忆共鸣。

    这样一来,她岂不是可以提前获取一种未来的某种场景片段?从而可以更好的把握未来?

    诸葛绮妍并不是普通的存在,乃是诸葛浅韵的分身抑或者是完全的自我复制体,就是镜子之中的诸葛浅韵!

    这样的存在,对于这些的认知是非常深刻的。

    是以,她毫不犹豫的感应到了那一缕绿光,然后冥想进入了其中。

    那一刻,《修罗斩魂道》竟是也真的中断了——她本就有意增强情感之力,来以情攻心。

    当然攻心不是目的,目的是恢复天枢神眼!

    这一点,既然苏忘尘给出了方法,那就是一定可信的。

    更遑论,苏忘尘可以动用造化笔,以及那不朽浅蓝的脸皮化作的彼岸书,这样书写出来的东西,意义是很深远的。

    更重要的是,苏忘尘还在这上面说什么他赢了苏离输了什么的,还成功取代了苏离。

    这其实将会成为将来的事实!

    也是她们的某些目的。

    沉思之间,诸葛绮妍的心神也完全的沉浸在了那一缕冥冥之中的因果轮回感应之中。

    这里是花月谷的入口。

    可是冥想之中,诸葛浅韵忽然发现,她似乎死了。

    死在了河流之中。

    她穿着一身浅绿色的纱裙,在河水之中漂浮着,然后被苏离打捞了起来。

    然后,苏离为了救她,竟是用造化笔以及地书碎片,为她画了一个替身纸人,嫁接因果,让纸人为她替死,并让她的真人重新回到了昆虚镜之中,避开了无比致命的死劫。

    那过程非常的模糊,但是那般经历之后,她确实是为苏离的付出而有所触动。

    此时,那种感同身受的冲击感,也让她有一种源自于内心的窒息。

    这种窒息,让她原本中断的《修罗斩魂道》在继续运转之后,连连卡壳了足足四次。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顿时也有些傻眼了。

    四次是什么概念呢?

    加上之前的一次中断,再加上功参造化级别的《修罗斩魂道》的加成,用在自斩身上,而且还是七情六欲方面……

    《修罗斩魂道》的核心意义,就是完全的自斩自身的某种能力,如七情六欲,如自身的善恶念头等等。

    而且还是非常非常彻底的那种。

    但物极必反,这种自斩同样也可以形成反噬,只要修行的过程中断一次,就可以增强自身某些方面的能力。

    或者说,这是一种类似于极道的修行之法,要么彻底绝情,要么更加有情。

    这样的至道,来自于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而且还是那种顶级的杀道。

    《修罗斩魂道》有另外的一种说法,那就是——掌雷霆意志,衍修罗杀道!

    而这所谓的修罗杀道,就是《修罗斩魂道》!

    如此,足足五次中断,再加上情感因果的冲击,以至于这种翻倍的次数就达到了一个很恐怖的量。

    一次翻倍,两次就是四,三次就是十六,四次就是二百五十六,五次就是……

    六万多倍的情感羁绊!

    诸葛绮妍差点儿当场炸了。

    一个人肯定是承受不住的!

    所以,诸葛浅韵反复动用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蕴含的规则底蕴,利用《修罗斩魂道》又强行斩掉了一次七情六欲。

    这样一来,情况稍微要好一点点,只翻倍了两百五十六倍。

    然后诸葛绮妍想了想——好歹是自己,而且还是她为主,那么她就少承担一点儿,就六倍吧,承担一点儿零头的感情羁绊。

    我就稍微牺牲一下,翻倍那个二百五十倍好了。

    做完这些,又回想到自己化作腐尸,穿着一身浅蓝色的纱裙漂浮在河水里的一幕……

    诸葛绮妍心道:“这都已经加成两百五十倍的感情羁绊了,这回你若是不能救我,那我就是血亏。也不知道这般感情加成之后会是个什么效果……”

    诸葛绮妍想着,随即抬手将一份感情直接从昆虚镜里打了出去。

    外面,诸葛浅韵浑身轻颤了一下,然后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花月谷的入口——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很想进去,见一见那位传说之中的苏人皇,那个能获取通天塔大位面世界试炼双SSS级评价的天骄,到底有多么本事。

    是不是他真的像是那冰魂天女说的那样,非常的不错?

    嗯,那亲起来的滋味是不是那么的令人头皮发麻?

    嗯?我为什么会想这个?

    我不是觉得亲亲这种事情很恶心吗?为什么忽然想要尝试?

    想着,诸葛浅韵顿时脸色一黑,立刻怒声道:“诸葛绮妍,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诸葛绮妍弱弱的道:“不出来,其实也就是情感羁绊翻倍了一下而已,我们天道无情,缺乏感情,翻倍了那几乎也是零啊,怕什么呢。我都给自己加了双倍,只是分了那么百分之一的零头给你了而已!”

    诸葛浅韵不信的道:“真的只是百分之一的零头?!”

    诸葛绮妍道:“绝对只是零头!这一点我,我要是撒谎,让我镜子碎裂好吧?!”

    这句话就是真话!

    二百五十六的零头不是六吗?

    难道这还不六吗?

    这哪里撒谎了对吧?

    诸葛浅韵想了想,然后算了一下——双倍就是两倍,两倍的百分之一就是0.02,零头就是0.02,也就是说,诸葛绮妍自己承受了1.98,倍的情感羁绊效果,她只承受了0.02倍的感情羁绊效果,这倒是还不错。

    “那就还好,但是你注意了,我们修行的《修罗斩魂道》,源自于我们自身天道的本体,达到的层次更是功参造化级别!

    这样的情况下,可是万万不能大意的。

    千万不要双重加倍,不然那我们就——”

    刚说到一半,忽然,远方的花月谷入口处,顿时荡漾出了一片巨大的涟漪。

    涟漪也迅速的扩散了出来。

    顿时,诸葛浅韵立刻止住了交流,同时朝着镜子一抹。

    于此同时,诸葛绮妍也是不由瞪大了双眼,整个人都惊呆了。

    然后她的喉咙也不由收缩了一下,有句话想说又怕被打死——小姐,你怎么不早说?这下子真就要玩,不是,要完蛋了。

    她刚想着,忽然意识一黑,下一刻,一道青色的光芒连同着她和镜子之外的诸葛浅韵,并瞬间闪烁了一下。

    这之后,无论是诸葛浅韵还是诸葛绮妍,也已经彻底的遗忘了《修罗斩魂道》,以及源自于《修罗斩魂道》衍生的一系列因果。

    这只因,诸葛浅韵和诸葛绮妍,如今已经与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暂时断了所有的因果,已经毫无关联了。

    “哟,这是什么风,将你这位天机谪仙给吹来了啊,快请进。”

    苏星河脚踏虚空,直接打开了花月谷的入口,笑着欢迎道。

    见到诸葛浅韵和诸葛浅韵身边出现的诸葛绮妍,苏星河不由多打量了两眼。

    漂亮,非常的漂亮。

    嗯,身材也好,适合生养。

    嗯,这次,定然要让那小子好好的拿下,最后多生几个。

    这样我老苏家就有后人了。

    苏星河心中思量着。

    这时候,诸葛浅韵略微有所感应,不由神情古怪的看了苏星河一眼。

    苏星河有所察觉,随即老脸一红,讪笑一声道:“其实我孩儿阿离,天赋异禀,非常的厉害,你们接触一下其实也不错。”

    诸葛浅韵没有生气,反而只是微微点头,道:“此次冒昧前来,的确是有一番因果,想要与苏人皇交流。”

    诸葛浅韵还是很客气的,没有再提天皇子的事情,而是直接说‘苏人皇’,这就是给面子。

    毕竟,苏离这‘苟且流’的手段,目前其实也还是比较出名的。

    虽然只是在小圈子里传播,可这般事情真相隐瞒也是隐瞒不住的。

    苏星河一听诸葛浅韵的话,心中顿时就舒服了。

    瞧瞧,这就是天机谪仙,说话就是这么的好听。

    “浅韵仙子不必客气,如这般事情,我想,阿离他肯定也是非常乐意的。”

    苏星河说着,就要传讯去呼唤苏离。

    苏离在灵荷秘境之中,躺在莲叶上享受呢。

    这般事情他是知道的。

    但是苏离在灵荷秘境之中造成了诸多轰动,甚至引出了情撼九天的因果,苏星河反而并不知道。

    如这般事情,知道的也都是天道级别的存在,苏星河一群人不知道那其实也非常正常的事情。

    “如此,那就叨扰苏大师、叨扰苏人皇了。”

    诸葛浅韵说着,还躬身行了一礼。

    “嗯,浅韵仙子请。”

    说着,苏星河已经带着诸葛浅韵进入了花月谷。

    两人说话之间,气氛其实也好了不少。

    在这之前,苏星河和诸葛浅韵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大的交流,或者说即便是有,实际上也牵扯不多。

    主要还是因为,诸葛浅韵实在是有些厉害。

    这人非常善于利用年轻人为她办事,但是她还偏偏从来都不理会,但是也不拒绝。

    这样的存在确实是有些非同小可的。

    不过,诸葛浅韵倒是和他的大儿子苏叶的关系还算不错,是以苏星河其实也考虑过苏叶和诸葛浅韵走到一起的可能,但苏叶这孩子,怎么说呢,就是有点儿一根筋。

    曾经,有女修士请苏叶一起论道,还说是阴阳至道,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

    结果苏叶当真拉着女修士论了三天三夜的阴阳至道,都没有合过眼也没有然和接触的那种论道,说得当真是口干舌燥……

    那之后,苏叶基本就告别女修士了。

    这事情,苏叶曾经还得意洋洋,自己将一群女渣渣修士的修行道法都说废了。

    苏星河当时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已经将传宗接代的任务从苏叶身上,定在了苏离的身上。

    而如今,苏离的情况,他也非常的满意。

    所以,无论这诸葛浅韵是跟了苏叶还是跟了苏叶,都是他苏星河的儿媳,所以有区别吗?

    “儿媳啊,不是,浅韵仙子啊,你稍等,我这便去将那小子喊出来,你都传道传讯了,他应该还是能有所感应的,竟然不出来迎接?这实在是可恨,我要去好好教训这小子一番,不懂礼数!”

    苏星河开口说道。

    诸葛浅韵差点儿一个趔趄,我就来求助而已,就儿媳了?

    你这么猴急的吗?

    诸葛浅韵也是无语之极,不过求人嘛,她也不会表现出那么冰冷的姿态。

    不说苏离吧,就是看在苏叶的面子上,也不能太端着啊。

    “你要教训谁?”

    这时候,穆清雅忽然自一片幽冥气息之中汇聚,并站了出来,同时阻拦住了苏星河。

    “娘子——”

    “我不是你娘子,我哪里是你娘子,什么你都可以做主了,要我做什么?”

    “啊,不是,不是这——”

    “不是什么,这什么?”

    “阿雅,这有外人在呢,咱有事儿稍后私下再说。”

    “什么外人,你刚不就喊‘儿媳’了吗?你不是还很亲切的吗?”

    “……”

    苏星河被穆清雅一顿劈头盖脸的骂,这让诸葛浅韵都有些不自在了。

    不过她也不好说什么,这是别人的家事呢。

    好一会儿之后,苏星河这边算是安静了。

    而诸葛浅韵则有些心累——曾经的穆清雅是何等的万界奇女子,结果,有了道侣之后就这样啦?

    看来,感情的事情还是不要碰为好,它会将少女变成一个泼妇。

    这好吗?

    这不好!

    诸葛浅韵内心又多了一层的抵制感。

    “浅韵仙子,不好意思,你请回吧。”

    穆清雅站了出来,苏星河在她身边,那老老实实、服服帖帖的样子,看着都令人唏嘘不已。

    诸葛浅韵呼吸一滞,有些疑惑的道:“清雅仙子,这次浅韵的确是有事而来,而且,这事情对苏人皇只有好处而无坏处。”

    穆清雅道:“对你好处更大对吧?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诸葛浅韵是个什么人我很清楚,说好听点就是高大上,说不好听点就是当女艺仙还立牌坊,所以,我不想我儿当棋子,被你利用了还被你玩弄感情,迷得神魂颠倒。”

    诸葛浅韵表情微微沉冷了几分,道:“我与苏叶交情颇深,却也并无利用他什么,清雅仙子这般,确实是有些污了浅韵的清白。”

    穆清雅道:“苏叶没有被你迷惑,仅仅只是苏叶从来不会考虑感情!但是其余的天骄不同,你敢说那冥潜不是被你迷得死去活来的?你敢说那诸葛嘉云不是被你迷得死去活来的?

    你敢说之前那姜启、那舒初华之流不是全部被你耍得团团转,为了你不断的卖命,各种讨好?

    你收集的地书碎片,哪几份是你亲自动手获取的?

    所以,有些事情不用否认,大家都不是白痴,端着说话就没意思了。”

    诸葛浅韵闻言,沉声道:“首先,见不见我,那也苏离的事情,他如今被归墟皇族逐出,如今想要建立全新的道统,你觉得你可以避免他与我接触吗?

    而且我既然知晓你穆清雅的能力还敢来,自是会有相应的诚意,所以,苏人皇也不会如他们那般!

    至于他们,我确实没放在眼里,但是对于我而言,他们那只是心甘情愿而已,我本就从来未曾理会,莫非这也是错么?

    清雅仙子当初作为万界奇女子,莫非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吗?

    那么,清雅仙子是否也是如自己所说的那般,当了女艺仙还要立牌坊?”

    诸葛浅韵可不是省油的灯,直接就和穆清雅对峙了起来。

    诸葛绮妍则只是默默的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其实,这时候她倒是觉得,真诚一点,道歉一番,然后表达一些诚意,其实问题还是不大的。

    你这么强势,别人也不是什么弱势之人,别人连皇族的祖骨都敢掀了,都敢将自己的儿子往祖骨的因果上套,岂会对你客气?

    诸葛绮妍想着,却也没有提醒。

    作为镜子,只有自己去照的时候,才能看见内心。

    自己不照镜子,不扪心自问,不自我反省,说什么都无用。

    果然,这时候就听见穆清雅冷声道:“我即便是,那也是我的事情,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又没碍着你什么事儿!但是你是的话,你还真就碍着我的离儿了,怎么的?不服气?

    不服气就立刻滚!”

    穆清雅果然不是善茬,见诸葛浅韵摆起姿态来了,立刻就轰人。

    苏星河想说什么,但是感受到身边的女人的恐怖气势,他顿时还是老实了。

    算了,尴尬总比被毒打好一点点。

    诸葛浅韵闻言,顿时瞪大了双眼,呼吸都有些急促。

    好家伙,我诸葛浅

  第566章 绮妍攻心,命运逆命-->>(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