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65章 跪着求情,毁灭天枢【今日3.5万字完毕,泪求全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565章 跪着求情,毁灭天枢【今日3.5万字完毕,泪求全订阅】 (第1/2页)

    冰魂天女见到诸葛浅蓝如此,顿时一个激灵,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自己好歹也是天女啊,天道意志的使者级的存在啊,竟然毫不知情的就中招了。

    关键是——对方看似说了很多内容,实际上什么都没有说,结果差点儿被套出一大堆的因果来!

    这就离谱了!

    这就是《八九玄功》吗?

    这他娘的,实在是太香了吧?

    这样的功法能来一堆么?!

    这时候,冰魂天女甚至已经有些急不可耐、迫不及待了。

    她很想立刻答应,但是心中却有一道声音一直压着,不让她立刻答应,而是应该继续的待价而沽。

    尽管冰魂天女觉得这样下去,她会失去苏忘尘甚至是失去苏离,可是她违逆不了天道。

    是以,冰魂天女只能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压下激动的情绪,以一种很是鄙视的眼神冷冷的扫了苏忘尘一眼,语气酸酸的道:“你能不能不要——”

    苏忘尘直接以诸葛浅蓝的声音唱道:“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究竟是我,做错了什么?点燃一支寂寞,斟满一杯失落,我并没有你想象的洒脱。”

    唱着,苏忘尘还一扭一扭的,就是那种经典的扭胯的动作。

    胡辰转过身,只觉得眼睛都有些辣瞎了。

    唉——

    放飞自我的人,真的很可怕。

    便是大人,也是如此。

    冰魂天女这一刻有一种风中凌乱的错觉——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冰魂天女脸上的表情精彩万分,同时看向‘诸葛浅韵’的眼神,已经颇为精彩了。

    她估计,这一辈子这一幕已经抹不掉了。

    以后再见到诸葛浅韵,又该怎么与她相处,与她说话?

    冰魂天女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压下那种想一巴掌呼死苏忘尘的冲动,好家伙,这真是好家伙,这是彻底的放飞自我了嘛。

    冰魂天女再次的呼出一口气,随即才道:“能不能不要这么风S,你变化的是个谁?你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你这——”

    苏忘尘直接出言打断了冰魂天女的话,道:“我心中有没有数我知道,但是你心中有没有B数,你大概还是不知道的,我若不如此,三句话套出你十万因果,你就得去天道面前跪着求情。

    求祂饶你不死。”

    冰魂天女闻言,呼吸一滞,然后就彻底不说话了。

    虽然瞪着眼,噘着嘴,表现出了一副非主流的模样。

    但是这种样子,正常来说是很可爱的,但是苏忘尘就是很想抽她,因为这种表情,前世他看到太多了。

    那时候已经不是叫非主流,而是叫肥猪流、杀马特、葬爱家族什么的了。

    如今,苏忘尘仅仅只是瞥了一眼冰魂天女,便语气淡然道:“不如此,你还真就分辨不出来,没有办法,就是这么强大。还有,难道这么久了,还没有人告诉你你的一个天大的眯……秘密吗?”

    冰魂天女道:“什么秘密?”

    苏忘尘道:“你很蠢。”

    冰魂天女道:“你放肆!”

    苏忘尘道:“我是说,你的这个秘密就是——你很蠢!难道没有人告诉你这一点吗?”

    冰魂天女声音尖锐了起来:“你敢说我蠢???”

    苏忘尘道:“你非但很蠢,也很白痴。”

    冰魂天女道:“这难道不是一个意思?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激怒我?好吧,你成功激怒我了!”

    苏忘尘道:“我不跟你屁话连天,你这人估计心里早就想勾搭我报复那苏离了,那样好吗?那样不好,因为他看上的女人我真的看不上,都特么的是一根筋的脑残。”

    冰魂天女道:“魅儿呢?”

    苏忘尘沉默了半晌,随即道:“不提魅儿,咱们还能好好谈,提了魅儿的话,那——”

    冰魂天女道:“那又如何?魅儿,魅儿,魅儿。”

    苏忘尘道:“提了魅儿,那魅儿出来了,你兜不住!当然,你若是诚心要这么干,我会给你十个呼吸的时间来做决定!十个呼吸之后——”

    冰魂天女道:“十个呼吸之后,让不朽浅蓝打死我?”

    苏忘尘道:“十个呼吸之后,你就会跪下来求我。”

    冰魂天女道:“求你不要死?”

    苏忘尘道:“你知道了?”

    冰魂天女道:“他也喜欢这么说,所以你们确实不是一个人,就不会这么混账。”

    苏忘尘道:“我现在是魅儿了,我这么一变,魅儿的天魂就解脱了。”

    说着,苏忘尘的身影一动,竟是直接变成了魅儿,而且还是极其厉害的魅儿,是来自于未来的那个魅儿,梦梦的母亲魅儿。

    魅儿出现之后,先是微微有些茫然,然后,她呆呆的看了看四周,随即嘴角显化出一抹恍然、以及惬意的笑意。

    那笑,看得冰魂天女毛骨悚然的同时,又无比的心悸。

    因为这时候,她甚至已经感应不到时间的力量。

    这一切,实在是太恐怖了。

    “嗡——”

    这时候,魅儿忽然屈指一弹,弹出一颗沙粒。

    一沙一世界。

    忽然间,魅儿轻声喃喃,然后,那一个世界直接就当着冰魂天女的面衍化了出来。

    “出来吧!”

    魅儿轻声开口,然后,眸光之中仿佛显化出了刹那的造化。

    下一刻,苏离的身影,竟是忽然出现在了那沙粒化作的小世界之中。

    那一幕,惊呆了冰魂!

    因为,那小世界之中的苏离,竟是真的苏离!

    而且还是她刚刚看到的那个苏离。

    这实在是太太太恐怖了!

    这是什么逻辑?

    这又是什么因果?

    又是什么时间又是什么空间?

    更是什么命运?

    这一刻,冰魂觉得自己当这个天道意志的使者,当得很不称职,因为她竟然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就像是一个真正的白痴一样!

    之前,苏忘尘骂她,她其实并不生气,因为她一直都会被苏忘尘骂,不骂不舒服斯基的那种。

    如今,苏忘尘不骂了,他反而在证明他骂的那些内容是真的!

    “我一定是一个假的天道秩序意志的使者。不然,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说不出去都没有人信,壁画世界都不敢这么演绎,怕被普通人骂脑残。”

    冰魂天女心中喃喃,情绪自然也是复杂之极。

    这一次来到这什么破函谷关这等离奇扭曲的地方,她顿时无比的后悔。

    早知道就不来了。

    虽然这一次确实有着巨大的惊喜,但是这是惊喜却是两个词而不是一个词!

    “魅儿,你来了!”

    “是啊,我来了!”

    “你本不该来的!”

    “可我还是来了!”

    “也对,你确实是来了,可这世间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来就能来,却也不是你想走就能走的。”

    “我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倒是夫君,如今过得甚是惬意呢——连那种白痴女人也会喜欢,当真是令人惊喜呢。”

    “也是,确实是很白痴,我都已经自己和自己对话这么久,骂得这么真实了,竟然看不出这就是个变化之术的小手段。”

    “是啊,笑死魅儿了。”

    “魅儿你好坏坏。”

    “夫君你好可爱。”

    ……

    苏忘尘又放飞自我了。

    所谓的一沙一世界,在衍化的时候看起来震撼人心,画面感十足,规模浩瀚。

    但却让冰魂总觉得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江湖气息。

    可听着对话,看着两人相逢,原本会是美丽的邂逅,美妙的拥抱什么的,然后……

    嗯,冰魂还会幻想一下,自己若是和苏离将来相遇,会不会也是一次美丽的邂逅,那该是多么的浪漫。

    结果,好好的氛围被这狗东西破坏了不说,还拐着弯的骂我是白痴?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冰魂天女差点儿崩溃了。

    这苏忘尘真的太难缠了。

    简直就是个为老不尊的老梆子,恶臭之极!

    “这句话不该说,唱才好听。毕竟你也不能说得比唱得好听啊!而且我之前不还唱过了,你应该是学废,学会了。”

    苏忘尘笑道,发音有些不包准。

    冰魂天女感觉有一股难言的,淡淡的忧伤。

    这辈子,似乎和这个人的命运相冲?

    冰魂天女深吸一口气,再次的冷静了下来,道:“能不能好好说话?你知道,我加速了时间,马上要斩七情六欲了,我求求你做个人吧!”

    苏忘尘抬手朝着那不远处的青牛一抓。

    青牛被一把抓了过来,然后按在了地上,双膝跪地。

    “来,冰魄天女让象作龙你做个人呢!六万年前,你不是说想报答我,给我当牛做马吗?现在有机会不再当牛,可以当人了,要这么机会吗?”

    苏忘尘一脚踩在了青牛的脑袋上。

    “哞——”

    青牛叫了一声,然后缩了缩脖子,看都不看冰魂天女一眼。

    冰魂天女:“……”

    苏忘尘这时候则收了那时沙沙粒,这种时沙天赋,他并不想额外运用。

    同时,苏忘尘也恢复了他原本的样子,然后神色平静道:“我给的时间也不少了,还陪着你玩闹了这么久,造化笔还不拿出来?

    这功法也给你演绎成这样了,够诚意了吧?”

    这时候,冰魂天女其实很想立刻答应的。

    但是,那天道意志还是继续的压着,这让冰魂天女的心情也有些抑郁,有些难受。

    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她背后的存在不愿意,想要利益最大化啊!

    苏忘尘见冰魂天女有些纠结,忽然摇了摇头,道:“真是令人失望之极,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就这样的,当真是不配赢啊!还呆在这里做什么?该快回家,吃尼玛的礽子去吧!”

    冰魂天女闻言,又羞又怒,死死的瞪着苏忘尘。

    苏忘尘嗤笑一声,道:“老子三次五杀四次四杀,踏马一打九不说,都已经推到敌方的水晶基地了,结果你们投了!呵呵呵,就这样的一群猪队友,就真是司马孤儿不配赢懂吗?以老子的实力,无非是再开一局,无所谓的!但是你们却丧失了一次躺赢的机会懂吗?

    你们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彼岸桥!

    行,不想赢是吧?

    想漫天要价是吧?

    老子如你们所愿!”

    苏忘尘忽然之间就生气了。

    那是说发飙就发飙,绝不会多延迟哪怕是一秒。

    之前还笑嘻嘻的,结果这会儿翻脸,立刻翻得比翻书还快!

    这时候,苏忘尘忽然开口道:“天机逆命(档案复印)!”

    下一刻,苏忘尘竟是直接化作了诸葛浅韵!

    是的,诸葛浅韵!

    化作诸葛浅韵之后,苏忘尘的本体还依然在原地。

    而这时候的他,身体直接一变,竟是化作了后羿!

    手持震天弓和射日箭,竟是直接对准了诸葛浅韵。

    这一幕,忽然发生,非常的突兀。

    冰魂天女自己都不知道原因,甚至还有些茫然——你这是干什么?莫非你以为你要杀一个诸葛浅韵什么的,就能改变什么了?

    还有你说的什么基地是什么鬼话?代表了什么?

    冰魂天女能听懂苏忘尘的意思,但是那奇奇怪怪的说法,却让冰魂天女难以接受。

    甚至,苏忘尘忽然发疯般的举动,让冰魂天女觉得很可笑——莫非,你杀一个诸葛浅韵还能威胁到谁?

    刚这么想,她的心中立刻出现了一道非常神秘的声音——快阻止他!快!

    这时候,诸葛浅韵的双眼,忽然亮起了恐怖的七彩玄光,同时,她的眉心睁开了如大日一般的天眼。

    只是,苏忘尘化作的后羿非常凶残,一道射日箭直接就激射了出去。

    “咻——”

    “噗——”

    震天弓!

    射日箭!

    那是破道的箭矢!

    诸葛浅韵毫无反抗的能力!

    更恐怖的是,诸葛浅韵因为是被档案复印出来的,看似不是她自己,实际上本质还是她。

    而且,这其中的因果更加的恐怖!

    在这样被逆命的情况下,面对这样的攻击本来就没有抵抗的能力,偏偏因为被逆命,而无法抵抗。

    所以,这一刻诸葛浅韵的眉心天眼,直接就被射穿,然后那一只神秘无比的天眼,直接就炸了。

    “啊——”

    天穹之中仿佛与诸葛浅韵的眉心竖眼一起传出了无比凄厉的惨呼声。

    与此同时,诸葛浅韵的眉心被射穿,眉心竖眼之中淌出了鲜红的血。

    同时,她的身体无法控制的一下子跪在了苏忘尘的面前。

    接着,她的头一下垂了下去,仿佛被这一道箭矢,直接就射杀了!

    冰魂天女彻底惊呆了,同时大脑一片空白!

    这时候,她甚至有一种错觉——天道死了!

    这是何其的荒谬?

    但似乎又是真的。

    她不知道,但是也知道,代表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天道意志,怕是遭遇到了重创!

    那一刻,冰魂天女有些瑟瑟发抖,只觉得大事不好!

    苏忘尘这时候才淡淡看了冰魂天女一眼,语气淡漠的道:“我说过了,十个呼吸之后,你就会跪下来求我。”

    冰魂天女目光落在了跪死在苏忘尘面前的诸葛浅韵,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死了?”

    冰魂天女颤声道。

    苏忘尘道:“当初,苏离在小世界,跪死在了苏梦的面前。东方可儿留下了这段记忆!”

    冰魂天女脸色发青,又从青转成了紫。

    苏忘尘道:“苏离这个废物,确实是该死之极!但是我苏忘尘不同,要报仇就不隔夜,这次不好意思,都隔夜了——而且很谢谢你之前的承诺,无论损耗多少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幽冥海承担了!

    这次也不多,杀你一道天道意志,斩你监控之天枢神眼,也就三千万亿而已。

    这就是我欠的,可以让幽冥海记账,我不逃,但还不还看我心情,懂?

    所以,你们可以跪着求我不要死了!

    死了,这天枢神眼,就再也无法点亮了!

    没了天枢神眼,我相信,洪荒神话世界一定会很开心的。”

    冰魂天女浑身颤栗,怒声道:“你疯了!你竟然驱虎吞狼,拿三千万亿份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去请洪荒神话世界里的神降临,仅仅只为了杀天道一只眼?”

    苏忘尘道:“5V5的游戏里,一个人超神了,疯狂的凯瑞,他真的很想赢啊!因为这是一场很关键的赛事啊!赢了就可以达到荣耀王者的层次。

    可是,另外四个一直在演,最后即便是演,也依然输不了,于是他们就投了。

    结果输了。

    可很不巧的是,下一把,他们的关键局,他们又遇到了这个能疯狂凯瑞的队友。但是这个队友就直接将这四人卖了,仅仅只是为了让他们输而已。

    因为这种辣鸡队友就不配赢知道吗?”

    冰魂天女闻言,脸色无比的阴冷,甚至有些仇恨。

    因为仇恨、怨恨而手臂发抖,却根本无法释放杀机。

    不是不愿,而是不能。

    这是她们培养出来的棋子,若是出手了,就是彻底的废掉了。

    付出诸多心血,拿到了天皇子的位置,结果一招杀招还没有祭出,这人就将天道之眼反杀了!

    这是拿刀子在自己的心脏上捅了一个大窟窿,还怕自己不死,还绞杀了一番!

    这就是重创!

    这时候,冰魂天女再愚蠢也知道,诸葛浅韵的天枢神眼,就是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天道意志之眼!

    是为了洞察这个世界的天机变化的!

    也是为了洞察这个罪域世界的核心——浅蓝星的诸多因果、造化的!

    如今这样一击,就等于将棋盘之中坐镇的王牌给直接干掉了!

    这一下,算是彻底的完蛋了!

    “象作龙,你们的太尚界愿意合作吗?寻一支造化笔过来就可以了,我知道你代表了远古巨象族人,也就是所谓的巨象位面。所谓三千大道,三千神魔,可是有三千大位面啊!”

    苏忘尘忽然看着脚下的青牛,淡淡开口道。

    “哞——”

    青牛立刻尖叫一声——大爷,你想抹杀我也不能这么乱栽赃吧!

    我这种蝼蚁般的存在,哪里能扛得住这样的恐怖因果啊!

    会被彻底抹杀的!

    象作龙都想哭了。

    他原本是被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绞杀暴毙的,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因果,被苏忘尘从六万年前就保了下来。

    以至于,他并没有被诛仙剑阵杀穿,只是被削了神性。

    他本有些庆幸,可如今,被这么盖上一层身份,那是不死也残啊!

    苏忘尘却淡淡回应道:“你不记得没关系,你冥想一下我这句话,大概就知道因果了。你放心,你这命既然是我救下来的,那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是以,也不会用这样的手段弄死你。”

    象作龙闻言,这才意识到确实如苏忘尘所说。

    是以,他立刻就要冥想。

    可这时候,一抹蓝光猛的覆盖了过来,随即,象作龙便忘记了它要做的事情。

    而苏忘尘之前的吩咐,仿佛也如同时光溯源一样,直接的消失了。

    这一幕,象作龙如同从来都没有经历过。

    冰魂天女走了过来,然后冷冷的看了象作龙一眼,这才看向了苏忘尘。

    “你的要求,我们答应了,造化笔一会儿就给你。”

    这时候,冰魂天女已经不敢再有任何迟疑了。

    “你别误会,不是现在不给而是需要时间拿出来,另外,她遭受了这样的伤势,很多事情就不好处理了,也需要时间。”

    冰魂天女忍不住解释道。

    她有些畏惧这个恐怖的存在,这就是个疯子,变态,恶臭的钢铁直男男人!

    冰魂天女心中很不是滋味,就像是原本只是自己手中的傀儡、玩具,结果反而成为了自己的主人一样。

    这样的事实,不仅是她,是任何人都很难以接受的。

    可眼下,苏忘尘偏偏就成为了这样的存在,这样的例外!

    “没事,三个呼吸之后到不了,那就不用到了。我说话向来很算数的!这也是你们逼我的!”

    苏忘尘冷声道。

    “我没有逼——你!”

    冰魂天女忍不住怒吼,将某个字加重了声音,拉长了一些。

    于是,这画风立刻就有些奇怪了起来。

    胡辰默默的叹了一声,随即又转身看向了远方。

    他背负着双手,手微微有些发颤——小伙子长大了,这才不愧是……

    他没有多想,也不会去想。

    有些事情,心中明白就行了。

    而且即便是心中明白,也不能明白太久,刹那就行了。

    不然,终究还是有太多恐怖。

    原本以为放不下,原本以为死不瞑目,原本以为只是他狠毒,狠辣。

    如今看来,他做得比自己做得好太多太多了。

    想当初,自己做那么多事情,终究还算屈服,终究还是会去解释。

    而如今,他不会解释,也不需要去解释。

    以防守为防守,永远有防守被攻破的时候——所以,他一开始的路就错了。

    只有如眼前这个苏忘尘一般,以攻代守,才可以真正的不需要了在意防守。

    防守的最高境界,永远都是进攻!

    永远都是!

    进攻,就会把握主动,有了主动,就可以从各方面进行突破——即便是无法突破,也足以钳制!

    胡辰闭上眼,过往的所有因果,也因此而在他的记忆禁区里,直接分崩离析。

    从今往后,胡辰就只是胡辰,诸葛青尘也只是诸葛青尘。

    而苏忘尘,则将会永远是那个苏忘尘!

    ……

    “三个呼吸,无论如何都来不及。”

    冰魂天女忍不住再次开口。

    尽管那句话说出来,她也察觉到了不妥,但是这时候已经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了。

    “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只需要看到结果,没有结果,那我就找巨象位面来谈!远古巨象、巨熊、鲲鹏等等神兽位面,多半还是会非常喜欢的。

    如这样的造化笔,并不只有这里拥有,更遑论这里的造化笔,质量差,效果差,性能差,根本就没有什么优势可言,偏偏还表现出敝帚自珍的恶心模样。”

    苏忘尘说着,抬手衍化命运天盘,看了看上面的时间变化。

    说话之间,时间已经到了。

    “轰——”

    虚空中,一道造化金光射来,刹那之间化作了造化笔。

    “来了!”

    造化笔降落,直接落在了苏忘尘的身前。

    苏忘尘抬手接过造化笔,淡淡看了一眼。

    然后打开造化笔,看了冰魂天女一眼,道:“脸伸过来。”

    冰魂天女闻言,瞪大了眼珠子:“你说什么?”

    苏忘尘道:“还是十个呼吸,十个呼吸之后——”

    冰魂天女非常老实的将脸伸了过来。

    只不过因为恼恨以及心中不满,情绪炸裂,以至于她的脖子拉长了足足两米的距离。

    这是活生生的长颈鹿脖子了。

    雪白的脖子拉长了两米,这场景怎么看怎么怪异。

    但是苏忘尘也不以为意,拿起造化笔在冰魂天女的脸上写了三个字——烈诗倪。

    “你是什么意思?!”

    察觉到这三个字的冥冥之中蕴含着的某种可怕的沉重罪域气息,冰魂天女有些惊疑。

    “没什么意思。这个名字写给你,你感受到了什么?既然感受到了,借钱——借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吧,这次要少很多,一百亿份差不多了。”

    苏忘尘淡淡开口道。

    “你做——”

    “我不和你做!”

    “呸,我说你做梦!”

    “别忘了我身前跪死的是谁。”

    “你——”

    “一百亿份,直接向幽冥海报备!已经妥了!”

    “所以,以后但凡有事情,既然结果终究是妥协,就别叽叽歪歪了,叽叽歪歪的人很讨厌,男人讨厌叽叽歪歪的人,女人也讨厌那种人。”

    苏忘尘语气不屑。

    只是,他的话语总让冰魂天女觉得不对劲——什么女人也讨要‘叽叽’歪歪的男人……

    仔细一想,冰魂天女就懂了,顿时气得银牙直咬,这个登徒子,简直就不是个东西。

    什么恶心、粗鄙、下作的事情他都干,他都说!

    冰魂天女真想将苏忘尘这张嘴彻底的撕烂。

    “不用这么大的反应,也不用这么激动,我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而已!另外,我这人从不占人便宜,要么我搞死别人,要么别人搞死我。”

    苏忘尘看了冰魂天女一眼,直接道。

    冰魂天女冷哼了一声,尝试着去扶诸葛浅韵。

    但是苏忘尘却忽然一个耳光抽在了她的脸上。

    冰魂天女本想反抗,却想到之前她那一掌将苏忘尘打死的事情,一时间便没有避让。

    “啪——”

    一耳光,抽得冰魂天女的半张脸都碎了。

    只瞬间,冰魂天女的脸就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了起来,看起来显得颇为的惨烈,颇为的狰狞。

    不过,冰魂天女反而只是冷冷的盯着苏忘尘。

    “你不躲了?”

    “你也没有躲。”

    “我不躲是因为之前我想死,但是既然死不了,就想活。或许当我想活的时候,我就可以去死了。”

    “那你还是想死!我不躲是因为,我同样想活。”

    “聪明。”

    “不是聪明,只是没有将你们当成对手而已。而且,我若是躲了,多半就像是这烈诗倪一样吧?”

    “不错。”

    “呵呵呵,那我还要谢谢你了。”

    “那你就谢谢我,不谢谢我,我杀你全家。”

    “你有这个本事——好,谢谢你。”

    冰魂天女没有和苏忘尘抬杠了。

    现在这人疯了,而且手段诡异,《八九玄功》让他修行得很离谱不说,那个胡辰更像是将他的某种大道唤醒了——这原本是他所说的‘一念神魔’之中的某种可怕的底蕴。

    这一斩,倒是成全了这个苏忘尘。

    好在,她们下手得足够早,不然这会儿,此人已经掌控不住了。

    冰魂已经在暗中联系了一番上方的存在,确定苏忘尘其实依然在掌控之中,但是这种底蕴暂时不能呈现更不能表现出来。

    不然这底蕴就不好用了——这样的底蕴,唯有在最关键的时刻用一次,那就足够了。

    或许,甚至永远都可能没有用到的时候,如果是那样,说明他们更加顺利的成功了,那么这样的底蕴也可以永远不用用上了。

    不过,诸葛浅韵的天枢神眼的问题……

    冰魂天女的心情万分复杂。

    这一次,其实真的是血亏了。

    早知道,还真就不如直接答应,然后好好的和苏忘尘快乐的聊一聊,之前那样聊虽然讨厌,但是气氛还是好的,不是吗?

    想到之前她隐约的错觉,这一次,冰魂还真就觉得她之前的想法是对的,可这样的想法之前还被压制了!

    这也显然是不被重视的结果。

    不被重视,结果反而恰恰是不被重视而出事了。

    冰魂心中也有些莫名的……

    

  第565章 跪着求情,毁灭天枢【今日3.5万字完毕,泪求全订阅】-->>(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