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64章 浅蓝之女,逐出皇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564章 浅蓝之女,逐出皇族 (第1/2页)

    这样离奇的表现,让冰魂天女反而有一丝迟疑。

    她执掌天道,拥有部分天道的能力,是以在她的判断之中,苏忘尘此时的想法和他的行动是非常一致的!

    也就是说,苏忘尘是并不在意冰魂天女进行灵魂拷问的。

    可,那什么斩三尸成圣的说法,冰魂天女完全无法理解。

    非但无法理解,甚至她觉得这些简直是无比的可笑,什么三尸什么成圣,自斩若是还能成圣,那圣道又是什么圣道?

    冰魂天女神情冰冷的盯着苏忘尘看了许久,苏忘尘却根本不以为意——看就看,能看死我吗?即便是看死我又如何?

    苏忘尘的心态很直接,也毫不隐藏,似乎这世间就没有他所畏惧的东西。

    冰魂天女好一会儿之后,才道:“你又为何如此?我只是让你谈谈胡辰的问题,你不愿意坦诚也就罢了,可如今,你却反而还如此信口开河,你真当我是白痴么?”

    苏忘尘冷声道:“当你是白痴,谁敢当你是白痴?还是说你一直都当我是白痴?我让你灵魂拷问你又不下手,我说的话你又不信,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苏忘尘的语气依然说话带刺,听着就让冰魂天女很是不舒服。

    之前没斩出你这玩意儿来的时候,那一口一个‘冰魂’都嫌弃喊得不够亲密,恨不得喊人家小甜甜,结果现在就是‘冰魂天女’?而且还是带着嘲讽语气的那种?

    冰魂天女每一次都会拿苏忘尘与苏离对比,但是如今两人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人了。

    至少,苏忘尘是活在两万年前甚至六万年前、抑或者是十万年前的。

    为什么会有诸多因果?

    这其中的事情就太过于复杂了一些。

    当然,这也和一些事情的安排有关,只不过,有些事情如今也已经不好处理了。

    除非找寻到一个机会,通过时间断层点回到过去,将其中的一些因果覆盖掉。

    只不过——这个人原本冰魂天女或者说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天道意志定下的人物是苏忘尘,可是苏忘尘干的那就都不是人事儿。

    让他去两万年前,把事情搞废了。

    然后让他尝试着去修复,结果把事情弄得更大,甚至那时候的世界都差点儿承受不住。

    然后让他去六万年前更改因果吧,将六万年前弄得乌烟瘴气。

    不得已,将其送回了十万年前,好家伙,直接将十万年前都给干崩了。

    这般情况下,别说是浅蓝世界了,就是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也扛不住了,只能暂时压下这一切,然后准备找寻全新的方法。

    如今,这苏忘尘不在小世界里好好的呆着,忽然发疯了一样,想要从函谷关出世?

    谁给他的脸啊!

    这个破坏之王,竟然还有脸出来?

    可——按照这样的趋势和规则,却已经没有人能挡住了,所以就只能想办法安排洪荒皇族的因果。

    这方面,风族皇室的风止水等人已经妥协了。

    另外就是,看苏忘尘是否有这个能力沟通上洪荒皇族的真正大能,给予他的身份进行一番肯定。

    若是可以,自然好说,若是不可以,那么苏忘尘的价值就另外的去考虑了。

    冰魂天女之前考虑的布局,抑或者说整个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考虑的布局里,有许多因果都无法顺利的展开,以至于冰魂天女都怀疑,是不是哪里出错了。

    然后在反复查证之后,冰魂天女锁定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来自于天衍族的天衍神子胡辰。

    这个胡辰,其各方面的诸多因果在进行了一番预演之后,竟是和苏忘尘归一了。

    这是什么概念?

    这就相当于有人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搞那什么替身、分身之类的一套,而且还将他们骗得团团转!

    开始的时候,冰魂天女几乎立刻就想到了苏离,是苏离拥有大智慧,暗中布局算计了她!

    这么一想,冰魂天女顿时就觉得不舒服了——她并不想去怀疑苏离,主要还是,这已经是她的生命之中的一种禁忌了。

    不想提及,却偏偏无法跨越,这就让冰魂天女很难受。

    然后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给出的指引就是,无论如何要将这件事查明白——在天道的眼中,若是连天道自身都无法确定的因果,这就已经不是因果那么简单了。

    虽然说罪域世界的这一次的实验不是很成功,无论是两万年前、六万年前甚至是十万年前,这样的一份因果都很糟糕。

    但其实能成功的回去,并在其中进行各种修改,本身其实也是一种另外一方面的成功。

    所以,在苏忘尘不行的时候,他们暗中选择了苏离。

    当然——这一次,苏离的选择,也只是备用的那种考虑,如今苏离作为希望之源,斩掉了恶念,这还是没有问题的。

    可这其中还是有诸多需要注意的地方——最关键的是,苏忘尘这一点如果不处理好,那一切都没得谈了。

    冰魂天女是很想拷问灵魂,但是这样一来,有可能导致出现巨大的变化——苏忘尘毕竟是和苏离是属于黑暗与光明的那种,一旦产生记忆共鸣,就非常糟糕。

    而这种情况,别的时候不可以,现在这般时刻,苏离处于一种很极端、颓废、沉沦的状态。

    这种状态,也是有可能走向黑暗的。

    苏离若是走向黑暗,那么和苏忘尘有可能发生记忆共鸣——这一点,也是冰魂天女乃至于通天塔天道规则意志无法解决的问题。

    那么胡辰,就一定是关键。

    此时,冰魂天女也在想办法——可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苏忘尘就是个滚刀肉,就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怕’,甚至于对他而言,谁若是能杀了他,那当然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因为他就没有觉得活着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这种人,比二愣子还愣,比疯子还疯,比恶魔还黑暗——

    想到这里,冰魂天女忽然非常的怀念——怀念苏离的听话,以及苏离的好控制。

    “应该不是苏离安排的手段,应该不是。”

    冰魂天女在这时候还在为苏离而撇清。

    这一点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理智,但潜意识里,她还是不相信苏离会做这样的事情,更不相信苏离又能力做出这样的事情。

    苏忘尘此时则依然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甚至,他的系统面板也还开启着,然后又看了看一直沉默不语的雅米娜小精灵,忽然觉得一阵烦躁,觉得一阵没有意义。

    于是,苏忘尘忽然动用权限,一把捏住了雅米娜小精灵。

    小精灵顿时挣扎了起来,怒声道:“你做什么?你想如何?你这个恶心的大变态,混账东西——”

    苏忘尘直接开口,冷声道:“混账你妈啊!老子混账怎么了!我不干了,我既然拥有核心权限,现在,我以我的权限发号施令——你去死吧!”

    苏离忽然这么开口,反而让冰魂天女一脸懵逼,这是怎么回事?这人莫名其妙的在虚空之中手舞足蹈的是在做什么?抽风吗?

    冰魂天女并没有认为苏忘尘是在演戏,因为她清楚,这种表现,是一定有事情发生。

    那么,苏忘尘是在处理什么?又是在和谁说话?

    雅米娜此时被苏忘尘如此对待,顿时尖叫连连,怒声道:“你敢!你反了天了!”

    苏忘尘嗤笑道:“我不仅反天反地反人类反天道,我还反我自己!你又待如何?我觉得,你就不是个正经玩意儿,我已经很给你脸了,结果我付出了一切,你还想骑在我头上撒尿?我特么今天什么都不干,我就要弄死你!弄死你!”

    苏忘尘说着,又道:“核心权限,开启,我要废掉这个小精灵!什么雅米娜,我不是提供了生命之心?为此我还付出了我好不容易汇聚出的一份爱情,结果就是这么对我?

    行,不拿我当人是吧?

    那我就不当人了!”

    苏忘尘这么说了之后,雅米娜顿时盛怒之极,她忽然猛的挣脱了出来,然后那手指直接指着苏忘尘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苏忘尘道:“白你麻痹,给老子闭嘴!核心权限呢?还不解雇了她?还不湮灭了她?若是生命之心养出的是这样娇生惯养的玩意儿,那他妈全部去死吧!老子受够了!”

    苏忘尘的话,让雅米娜更加愤怒了!

    不仅如此,系统权限也并没有完全呈现出来不说,反而连系统面板都锁住了。

    系统面板上的功能,更是七零八落,乱七八糟。

    上面的天机值,非但没有,反而还倒欠下了三千多万。

    这天机值欠的并不是很多,但是那因果值,却欠下了将近五百万。

    这是一个及其恐怖的数字。

    而随着苏忘尘这么一呵斥,那因果值直接从负五百万,跳到了负六百万!

    苏忘尘见状,呵呵冷笑,眼中的暴戾色彩也更加浓郁了几分。

    这时候,他似乎已经想明白了什么,淡淡道:“所以,终究还是宁可我负天下,而不能让天下人负我。”

    苏忘尘说着,也不再看雅米娜——她已经利用强大的能力挣脱了,苏忘尘也是拿她没有办法的。

    “你在做什么?你在那里发疯吗?还是在和什么人交流?什么存在?”

    这时候,冰魂天女再次冷声呵斥,颐指气使,依然是她那高高在上的那一套。

    见到这种表现,苏忘尘的心情顿时更加炸裂,他直接一口唾沫喷出,朝着冰魂天女喷了过去。

    冰魂天女眼瞳收缩,接着猛的一掌打出,狠狠拍向了苏忘尘。

    苏忘尘身影一动,非但没有防御,反而还撤销了所有防御,并将眉心送向了她的那一掌。

    “嗡——”

    关键时刻,冰魂天女还是收手了,但是那一掌蕴含的天道意志终究还是打了出去。

    只因为,这之前苏忘尘也根本就毫不畏惧,可以说是非常嚣张,所以冰魂天女其实每次都是小小的妥协。

    即便是惩罚,动手也是不重。

    可这一次,冰魂天女的出手不仅是她自己的出手,还是天道的试探。

    所以这一击虽然冰魂天女因为苏忘尘的模样很像是苏离而有所恻隐之心,因而收手了一些。

    但是天道意志蕴含的绝世杀机,却直接呈现了出来。

    天道意志想要测试的是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个是胡辰,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抑或者说是个什么玩意,为什么在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天道之下,会有这样一位像是莫名其妙出现的天衍族和天衍神子的存在。

    而且这样的一个存在,竟是和苏忘尘的命运完全一样——不能说完全一样吧,但是其将来的命运轨迹直接重合了!

    这他妈就离谱,是这胡辰是天道意志,还是天道意志本身才是天道意志?

    这样的命运曲线,将天道意志都给搞懵了!

    所以这件事情是一定要查清楚的。

    第二个就是,苏忘尘的将来,命运又到底是什么?

    这一次,这一切就像是被笼罩了一层恐怖的命运,无论如何都挣扎不出来。

    这样的情况就实在是太糟糕了!

    原本是应该无比掌控的才对,结果如今非但不能掌控,反而还陷入如此被动,反而更像是被命运的枷锁锁住了咽喉一样。

    这样的感觉别说是天道意志了,就算是一个普通人,都不可能舒服。

    这样一来,天道意志其实想知道的一点就是——苏忘尘是真不想活,还是一切都是一直在演,甚至,苏忘尘、苏离,胡辰等其实就是一个人,分裂了出来,然后在各自搞事儿,将他们天道意志都给玩了。

    这样的想法,也是本着一种防范之心而已,固然心中认为不太可能,却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方向。

    此时,冰魂天女一掌打出,已经后悔了。

    她刚刚其实沟通了另外一方的天道,从浅蓝世界那里归来之后,自是已经见到了苏离那凄惨的模样,以及那种用情至深。

    所以这一次包括面对苏忘尘,她其实都是很心软的。

    这要是放在其余任何人的身上,她觉得会动用最狠戾的手段,甚至动用天道抹杀之术,搜魂之术等等一切。

    可这些,她都没有对苏忘尘用,结果这人,结果这表现……

    冰魂真的想吐血,她的心情很糟糕,也很不是滋味。

    和这样的混账东西比起来,那个苏离是多么的好啊!

    没有对比,就永远没有伤害,而越是对比,越是对于这个苏忘尘不满的时候,就越是对那个苏离喜欢。

    这让冰魂心中更加不是滋味了,因而也越是想要斩断这样的念头,是以,这样的怨气不能发泄给苏离,就只能拿苏忘尘出气。

    这心情是变态的,也是奇怪的。

    冰魂如此,所以盛怒之下的攻击其实非常凶猛。

    而等她收回了攻击之后,那天道意志蕴含其中的攻杀手段,终究还是狠狠劈在了苏忘尘的眉心上。

    “噗——”

    苏忘尘的眉心直接就炸开了,整个脑袋更是如西瓜一般爆开。

    那一刻,苏忘尘的灵魂似乎都要被打碎了。

    这是一种毫无保留的寻死——就是不想活了。

    就仿佛感应到了命运的锁定,感应到了巨大的因果与囚笼,已经不想去配合了一样。

    这样的表现,不仅是冰魂天女被震慑了,就算是冰魂天女背后的天道意志,也都沉默了。

    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已经无言以对了。

    好一会儿之后,神秘的造化气息弥漫而来,不断的汇聚,但是苏忘尘却没有苏醒的趋势。

    就仿佛彻底的死去了一样。

    天地之间恢复了静谧。

    可是下一刻,在冰魂的眼中,一个浅蓝色的虚影在苏忘尘的眉心之地渐渐的凝聚了出来,接着她的身影呈现出了不朽浅蓝的气息。

    但是那并不是不朽浅蓝,也并没有蕴含不朽的气息。

    冰魂眼瞳微微收缩。

    因为在这之前,她竟是无法发现这样的存在。

    “你是谁——”

    冰魂忍不住声音发颤,对于未知,对于连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天道意志都无法发现的存在,她的心中充满了恐惧。

    “我是谁?你不配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代表了洪荒的神话就行了。”

    雅米娜淡淡的开口,那种语气之桀骜,之冷漠,让同样擅长这一道的冰魂天女,都立刻被比下去了。

    那种感觉就是——她非常的卑微,而对方才是真正的至高无上。

    冰魂天女娇躯一震,随即有些惊疑不定的道:“这种气息——”

    雅米娜轻声道:“浅蓝那小贱人的气息嘛,对吧?不过不要紧,很快这一切都会过去。”

    冰魂天女眼瞳猛的收缩,隐约间,她生出了一种极其可怕的念想——洪荒皇族那边出大事了!

    可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冰魂天女也并不知道。

    这时候,雅米娜又道:“你这次出手很及时,若非如此,我的存在也已经被他罢免了!甚至,他以一言,就定了我的生死,那我就再无挣扎之力了。”

    冰魂天女闻言,眼瞳再次微微收缩。

    这时候她才意识到,之前她猛下死手,应该是破坏了苏忘尘的一个核心的布置。

    而且这个布置,应该是很重要的一个打压眼前这个女人的布置。

    眼前这个女人,让冰魂天女非常的不舒服,但是冰魂天女不敢随意动手。

    这不仅仅只是因为她无法锁定这个女子的存在,更重要的是,便是所谓的天道影响,对于这个女子都不存在。

    就是说,她的所有手段用在这女子身上是无效的!

    这就意味着,对方在她面前无论做什么,她都无可奈何!

    但是,对方有可能做出一些事情,反而可以给予她致命的伤害。

    “啧啧啧,还不傻,看出来了?看出来了就好!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个世界有菩提谒,却没有菩提心啊!”

    雅米娜忽然感慨道。

    接着她看了苏忘尘破碎的脑袋一眼,飞了过去,踢了一脚,道:“还没死透,你们倒是救啊,看看是否救得了。”

    冰魂天女闻言,脸色顿时变了。

    片刻之后,她沉声道:“按说,你与他应该是仆从与主人的关系吧,你如此脑生反骨?你不怕被反噬吗?我固然治不了你,但是一定会有治得了你的人!比如说,浅蓝!”

    冰魂天女这刹那有一种冲动,那就是将苏离直接带过来,将这什么女人干掉!

    太让人气愤了,这是个什么诡异的存在啊!

    这么恶心的?

    雅米娜嗤笑一声,道:“仆从?主人?他配吗?”

    冰魂天女沉默着,没有立刻说话。

    她已经有了一份冲动,要将苏离直接带过来了,甚至就想要立刻付诸行动。

    “另外,想让浅蓝过来对付我?不实际的!因为,我就是她啊,只不过,是一种你想象不到的她。”

    雅米娜说着,忽然莫名的笑了起来,那笑容,极其的讽刺,也极其的夸张。

    冰魂天女默默汇聚造化气息,涌向苏忘尘,但是苏忘尘死心已存,根本也不吸收那些造化本源。

    以至于,这于的帮助毫无效果。

    这时候,冰魂不由看向了被羁押的胡辰。

    “嗡——”

    胡辰身上的所有枷锁全部被解开。

    然后,胡辰先是有些茫然,随后才微微愣了愣,然后他看向了苏忘尘。

    在那刹那,胡辰先是有些迷茫,然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激动。

    “大人。”

    胡辰惊喜的呼唤了一声,然后直接就跑了过去,在苏忘尘的面前跪了下来,并直接磕头三次。

    这一幕,让冰魂天女差点儿呆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还是说,这是在演?

    串通好的?

    这不可能啊!

    毕竟在这之前,胡辰已经被枷锁了,不会有任何的沟通的可能。

    而之前胡辰被解除枷锁,再到胡辰磕头行礼,同样也没有任何交流的情况出现!

    冰魂天女心中不可思议,却还是默默的看着。

    而这时候,雅米娜则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胡辰,眼神有些异样。

    胡辰磕头之后,直接将苏忘尘拉着坐了起来,接着抬手就是一道《时光溯源之道》,以及其逆天的天衍手段,将苏忘尘复苏了。

    就像是时光倒流的过程一样,爆开的所有一切沿着原路返回,苏忘尘的脑袋也立刻恢复了正常。

    但是这也只是物理方面的正常。

    受到的伤势却并没有因此而减轻。

    这时候,胡辰却忽然道:“尘寰之心,觉醒尘寰,望乡台上望前路,三生石上三生情。”

    胡辰说着,又伸手轻轻的按向苏忘尘的眉心。

    这时候,那雅米娜忽然发现了什么一般,立刻脸色一片漆黑,同时朝着胡辰猛的扑了过去。

    冰魂天女立刻出手,猛的显化强大的规则之力,锁向雅米娜。

    可是,当她出手之后才发现,她的所有攻击对于那雅米娜没有任何的用处!

    所有的规则之力,就像是穿透的空气一样,丝毫无法发挥任何的作用!

    “啪——”

    可这时候,胡辰却根本没有回头,反而手臂扭曲出一个非常逆天的弧度,狠狠一个耳光抽在了雅米娜的脸上,直接就将雅米娜抽飞了出去。

    雅米娜被抽飞了不说,其一张美丽的脸还直接的被抽爆了,炸开一片模糊的血肉。

    那一幕,冰魂天女完全看得惊呆了。

    然后,冰魂天女暗中锁定了胡辰——结果,她依然可以轻易的锁定甚至是镇压胡辰。

    不过她刚锁定的时候,胡辰忍不住皱了皱眉,显然是已经有些不愉了。

    但是胡辰却也并没有表现出来,整体的姿态其实还算是相当保守——没有狂躁盛怒。

    只因,他现在在做的事情极为重要。

    这一点,冰魂天女也自然看了出来,他正在为苏忘尘做什么。

    冰魂天女这时候还依然想说——你胡辰不就是苏忘尘吗?

    但是她终究还是没有说。

    或许,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因果,一会儿一切也就彻底的明白了。

    而且,这胡辰帮她打了那个让人无比生气的女人,冰魂天女心中也痛快了不少。

    胡辰的手心逸散出一缕淡淡的青光,青光之中,仿佛有无数的人影在其中徘徊。

    不仅如此,其中更有着无数的因果,无数的哭泣。

    非但如此,那些哭泣着的人影,还在不断的忏悔着,跪地磕头似乎在哀求着什么。

    但是却最终也没有获得结果。

    这样的神秘的一幕呈现之后,冰魂天女也不由看呆了。

    这时候,胡辰却已经开始收手了。

    那雅米娜被抽了一个耳光,而且还真正的受伤了,顿时也露出了极其不可思议之色,然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刚想说什么。

    胡辰却忽然站了起来,抬头看天,淡淡道:“地藏初心天地存,我以我血唤轩辕。”

    他这般吟唱之后,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一抹场景——那一抹场景之中,只有着一道唯一的普通、却也永恒的身影。

    那是一个人静静的盘坐在无数的火焰之中的身影。

    那个人的身影背后,有一座佛塔。

    那个人的身影前方,有一个‘*’字型不断正反旋转的符号。

    而此时,这个身影则静静的盘坐着,双手合十,正在轻声念诵《地藏菩萨本愿经》和《洞玄灵宝救苦妙经》。

    那声音,仿佛穿透虚空,穿金裂石而来,响彻四方。

    随后,不朽浅蓝的身影渐渐凝聚。

    可是在不朽浅蓝的身影即将凝聚的时候,天地间忽然一片黑暗,一柄毁灭的阴暗镰刀,猛然切割而来,朝着不朽浅蓝的身影猛的斩杀了过去。

    “嗡——”

    那一刻,不朽浅蓝似乎有所察觉,抬头看了一眼。

    “咻——”

    那一道绝杀的力量,锁定了一切,自虚空切割而出。

    那种力量,已经超越了时间空间与永恒。

    是以,那一击的力量,已经不是普通的修行者可以明白的了。

    这一刻,强大如冰魂天女,也瑟瑟发抖。

    不朽浅蓝似乎也察觉到了异常,忽然释放出了一缕杀戮神光。

    “咻——”

    同样一道杀机绝杀而出。

    “噗——”

    “噗——”

    浅蓝的脸部,被狠狠切割到了,半块脸皮,忽然就被斩落了下来,化作一张人皮纸一般的东西,跌落在了地面上。

    另外一边,虚空之中忽然出现了一张模糊的、巨大的如妖狐般的脸。

    而那一张脸,却也被不朽浅蓝释放的那一道杀戮神光击中,并直接从中一分为二。

    “啊——”

    虚空之中,仿佛有源自于九天之上的惨厉嘶嚎声传来。

    接着,虚空忽然炸开一片烟花。

    无比美丽的烟花。

    绚烂的衍化呈现出无尽的七彩色,弥漫四方,经久不息。

    不朽浅蓝的身影也在此时忽然又消失了。

    她原本出现,似乎是想做一些什么,但是此时,却非但没有做到,反而还被斩掉了半张脸皮。

    看似伤势似乎不重,但——显然并非如此。

    这般强横的攻击,只要中招了,那必定就不是简单的伤势那么简单。

    这样层次的对战,却并没有什么太好大的声势,也没有引出什么恐怖的威凛与冲击。

    甚至,无论是冰魂还是胡辰乃至于雅米娜,都丝毫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

    就像是两人之间的战斗是轻飘飘的一样,外人看着都很虚,不像是真实的战斗。

    但实际上,这样的战斗非但不虚,还极其可怕。

    只因为,这样的战斗已经将所有的力量都控制到了入微的层次,除了正常的对战之外,不会有气息外泄,不会有额外的损耗。

    这就代表了,这样的战斗并不具备观赏性,也引不出什么动静。

    静水流深,便是如此。

    满桶水不晃悠,只有半桶水才会上下乱窜。

    不朽浅蓝的身影很快的同样消失。

    消失之后,现场忽然陷入了某种死寂的状态。

    胡辰这时候也站了起来,他衍化出的那一道身影也在此时消失了。

    而苏忘尘此时也再次的睁开了眼。

    “你倒是挺积极的,这样都改不了?你已经不是地府的判官了,而我也不代表地府。”

    苏忘尘忽然叹了一声。

    “什么地府,什么判官!”

    冰魂天女闻言,心狂跳了一下,尖声道。

    苏忘尘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态度一如既往的并不好。

    不过他没有说什么,也没有理会冰魂天女。

    因为,他知道冰魂天女是个什么德行。

    当然,他也没有任何兴趣——对苏离的任何女人,他都没有任何兴趣。

    他等这一天,实在是等了太久太久。

    当苏离决定给他一个完整的人生的时候,他也决定,给予苏离一份重要的回馈!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世间已经没有任何人值得信任,包括自己。

    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如今他已经不这么想——因为自己即便是算计自己,也不会太绝。

    而他之前就是想将事情做绝。

    如今,他却不会,非但不会,反而还会进行一定的兜底。

    如果不这么做,就是任何一个跳梁小丑,都有资格在他的头上撒尿!

    这样行吗?

    这样配吗?

    苏忘尘看了胡辰一眼,语气有些唏嘘,至于雅米娜——已经没她什么事儿了!

    苏忘尘说着,抬手一抓,将那脸皮抓了起来。

    然后,他像是捧着稀世的珍宝一样捧在了手心,眼中,默默的淌出了一行血泪。

    这血泪淌出的刹那,冰魂天女如遭雷击!

    因为这一幕,让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苏离,想到了那个给予她前所未有美妙体验的男人,也想到了那个同样为爱痴狂的男人。

    只是,这一刻,苏忘尘为何又会如此?

    莫非是记忆复苏了?

    那岂不是……岂不是布局全部完蛋了?

    事情,完完全全的失去了控制。

    这让冰魂的心情变得极其的难受。

    不过,她此时也无法思考太多,只因,不仅是她,便是她背后代表的天道意志,也同样充满了难言的焦虑。

    “到底是怎么回事?”

    冰魂天女的心思万分复杂,一筹莫展!

    这般事情,若是在平时,那必定是这世间最可笑的笑话,可此时在这函谷关,却是铁一般的事实。

    无能为力,完全懵逼,甚至是完全无法预估命运的变化!

    就好像自从苏离情撼九天,携带女尸破掉了隐藏的毁灭浩劫危机之后,世间的命运已经完全扭曲了,脱离了控制一般。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只大手,一把碾碎了命运,以至于连天道意志,都完全无法锁定命运的轨迹,陷入了一种无言、无处发力的糟糕状态。

    “无论弟子是什么,师尊永远是师尊,永远是弟子心中的真正大人。”

    胡辰的话语格外的虔诚。

    他声音恭敬,躬身行礼的同时,还默默的站在了苏忘尘的身边,像是最忠实的仆人,对于主人的那种守护。

    苏忘尘捧着这脸皮,眼中血泪淌出之后,才无比小心翼翼的收起了这样一张脸皮。

    接着,他才摇了摇头,道:“其实我真的不想这么早觉醒的,但是你既然唤醒了我,那也就说明,这是我的本意,这也是我窥视到的命运。

    我窥视到的命运是,将来有很惨烈、很遗憾的事情发生,所以有大命运术扭曲命运,直接形成了影响。

    这不需要回到过去,也不需要布置什么,只需要耗费一些代价,摧动大命运术就行了。

    如此说来,他终究是掌握了这个真正的第一天道啊。”

    冰魂天女闻言,神色骇然:“什么掌握天道!天道岂能被掌握?”

    苏忘尘道:“天道就像是女人一样,是经常被掌握的。”

    冰魂天女闻言,先是暴怒,但随即想到了什么,顿时俏脸绯红,狠狠瞪了苏忘尘一眼。

    那脸色,那态度,那惊怒,已经无法形容。

    苏忘尘道:“你的事情先放一边儿,待会儿我和你说说,什么是一念神魔。”

    苏忘尘的话,让冰魂天女的脸色微微好看了一些。

    只因,这一会儿苏忘尘与冰魂天女说话的语气,恢复了正常。

    不是那么嘲讽,也不是那么嚣张,这样,冰魂天女怨气也就不那么大了。

    或者说,每次都被怼,每次都被嘲讽,这一次好好说话之后,冰魂天女反而有一丝微弱的‘受宠若惊’?

    冰魂天女自己也发现了这一点,顿时又羞又怒又有些埋怨自己当真是越来越无能了!

    自己可是通天塔大位面世界的天道意志使者啊,代表的是天道意志!

    自己竟是成这样了!

    冰魂天女自责的时候,便是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规则意志本身,也同样陷入了类似的沉默。

    其沉默不因为别的,只因,祂似乎也同样掌控不了命运,甚至已经无法影响到命运了。

    这是一种失控。

    一种极其可怕的失控!

    所以,到底是什么导致的这一切?

    查!

    一定要查清楚!

    这其中,必定与那女尸山中蕴含的毁灭浩劫杀机有关!

    苏忘尘这时候,一步步的走向了那雅米娜。

    雅米娜似乎想到了什么,美丽的眼瞳之中显出了一抹惊恐的神色。

    “有些事情,其实只是我想让你知道,甚至是给予你机会罢了,只是你却错把这些当成的理所当然。

    有时候,卑微之所以是卑微,仅仅只是因为爱得太深了。

    若是不爱,便也不会卑微。

    我一直以为,你会是依靠,或许在这之前,我也确实没有自我,也没有想过去

  第564章 浅蓝之女,逐出皇族-->>(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