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62章 修罗斩魂,情撼九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562章 修罗斩魂,情撼九天 (第1/2页)

    眼见苏离从无比被动,然后化作了主动,冰魂的内心得意极了。

    原本,她确实是很看不起苏离这般的小蝼蚁的。

    可是,在攻略的过程之中,她才发现,这只小蝼蚁,还真就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没有她想的那么容易攻破。

    非但不容易,还非常的艰难,甚至翻车了好几次!

    不得已之下,她只能拿出了她准备的一份底蕴——情感绝杀!

    以情攻心,这样的手段显然是极好用的。

    这一点,眼下还没有其余的存在发现,但是通过红尘问心以及苏离跪死在苏梦面前的表现,冰魂一眼就看了出来。

    这就是她的过人之处!

    这就是天道意志呈现出来的智力上限的好处。

    普通人岂会发现这些?

    就是那些天骄,也无非就是震惊于苏离那双SSS级的评价,那红尘问心之中的哥哥妹妹之间的感情纠葛,为此而感动和震撼,也对于苏离人品的认可!

    却没有想过,这样恰恰最为完美的情感,恰恰也会是最致命的弱点。

    果然,这一点,又在苏梦的身上得到了印证。

    这一刻,眼见这苏离变得如此上道,冰魂激动了。

    她身躯轻颤,直接一把捧着苏离的脸,然后狠狠亲了上去。

    苏离似乎以为冰魂在担心他自斩的痛苦,担心他出事,所以以感情安慰,是以也再次无比激烈的回应。

    然后……

    又是许久,苏离整个人都有些窒息。

    呵,女人。

    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倒是很诚实!

    而且,这就是这天女所谓的厌恶,简直是比猛兽还猛好吗?

    苏离已经不想吐槽,但是如这般高高在上的女神、天女,却如今尽在他的‘掌握’之中,这岂不是很有趣?

    所以,苏离同样也很有成就感。

    不过,这般情况这般心境,他也同样不能呈现出来呢。

    于是,两人尽情演绎之人,都憋得满脸通红,都有些莫名的刺激,也有些莫名的激动。

    这样的场景,不愧是渣男渣女,天生的一对组合。

    好一会儿之后,那春天的气息渐渐的消散。

    而苏离则认真的盘坐在了镇魂碑上。

    他浑身的黑暗邪魂气息,已经沸腾如滚水。

    这种情况,其实确实很严重。

    而冰魂,也已经再次变得冰清玉洁,同时有些高冷而神秘。

    当然,在面对苏离的时候,她也还是极尽温柔,极尽贤惠和柔美。

    苏离缓缓冥想,开始凝聚灵魂本源。

    而这时候,冰魂则直接将先前的冰魄魂石开始汇聚强大的天道规则本源,进行融化。

    “我已经帮你融化了一部分,但是我不能帮你太多,而且我蕴含着天道规则本源。但是你已经自斩了天道,所以也没法融合。

    这不会对你有好处,反而有坏处。”

    这时候,冰魂也已经开始提醒。

    这目的,自然不是为了让苏离加入天道阵营,而仅仅只是不愿意太过于帮苏离而已。

    真的要帮,那一切还会是问题吗?

    苏离知道,也完全堪破了,但是却也同样装作非常感动的道:“我明白的,你放心,这些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不过——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因为你而重新加入天道阵营也是可以的。

    毕竟,天道的上层确实没有对不起我,只是下面太过于腐烂黑暗罢了。”

    冰魂道:“我倒是也想,但是你若是如此,反而会被人看轻了,觉得你是三家姓奴。”

    苏离道:“是三姓家奴。”

    冰魂闻言,错愕了一下,随即捂着嘴儿笑道:“反正都是奴嘛。”

    苏离道:“我这个奴才要翻身,将主人压在身下,冰魂你说好不好?”

    冰魂吃吃笑道:“你之前不是说你在下面,我上来自己动吗?”

    苏离道:“那……你上来,自己动?”

    冰魂白了苏离一眼,道:“都什么时候了,尽想着这些破事儿,等以后你真崛起了,咱们衍化一方世界,你想如何都可以的。”

    苏离道:“其实现在也是可以的。”

    冰魂道:“现在真不可以,我所有一切,其实都在天道监视之下,我可以不要脸一些,但是天道呢?我终究是代表的天道的颜面啊!而如今,你至少还是个明面上的天道麾下的叛徒。咱们要做,也不能这样直接啊!”

    苏离道:“你的意思是,我们不直接,间接就可以了?”

    冰魂白了苏离一眼,再次吃吃笑道:“你好好斩掉邪魂,不然你就成天想着这些玩意儿了。这样的苏离,这样的苏人皇,可不是冰魂喜欢的苏人皇哟。”

    苏离道:“好吧,其实我只是想,万一我失败了,或许这就是我最后的逍遥吧,不过这样一想——我也确实是很没心没肺,既然自己都不行了,为什么还要去祸害你呢?是不是很不是东西?呵,这其实就是男人了。”

    苏离这时候,还不忘记演一把,还把自己嘲讽了一下。

    冰魂反而安慰道:“别这么说,只因为爱了,便不能自已,这也很正常,感情往往都是自私的,若是不自私,就不是感情了。至于说男人什么样子,女人什么样子,终究还是在个人。

    这也是你在乎我而情难自禁,你放心,我能理解。

    我之前说的也只是一些玩笑,绝不会因为你口花花或者是乱摸乱动,就不喜欢你。只要是你,什么样的你,我都喜欢,并至死不渝,永恒不变。”

    冰魂这话说的,她自己都快感动哭了。

    所以她还真就哭了——虽然泪水没淌下,但是也已经在眼睛里打转儿。

    苏离也很感动——麻麻批的,女人果然都是天生的演员,这么能演。

    甚至,还时不时的就来这么一下!

    行,这么下去,到时候看谁真正的被攻心!

    论这一系列手段,我苏离就还真就没怕过谁!

    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魅儿不是也同样用攻心手段吗?最后还不是戏假成真了?

    虽然与魅儿之间,那确实是生生世世的因果与姻缘纠缠,感情的羁绊。

    但是你冰魂与我,恐怕也未必就没有这样的纠缠。

    即便真的没有,这一次不是也有了吗?你放心,既然你说了生生世世,我若是不让生生世世爱上我,那我就不是苏离了!

    苏离这时候,内心也已经更加的坚定。

    冰魂还以为苏离是更加坚定的斩道执念呢,因而更加的欢喜,更加的激动。

    而苏离见到冰魂更加激动,也知道冰魂的心思,认定是更加攻心成功了,所以激动呗?

    虽然都判断有偏差,但是终究还是苏离占据了上风,反杀了这样一局,不是吗?

    苏离开始按照冰魂的提示,进行冥想,并汇聚邪魂气息于身体四方。

    接下来,冰魄融合了冰魄魂石之后,苏离也毫不犹豫的直接吞服服用了。

    当然,吞服的过程并不是那么简单,而是在吞服之后,没入到了系统空间溜达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腹中。

    这样一来,即便是有手段,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

    至于会不会被冰魂察觉到冰魄魂石已经发生了变化或者是剔除了某些因果?

    不存在的。

    系统又不是白痴!

    如今的系统之强,简直是匪夷所思的!

    所以,这方面尽管放心的交给系统就OK。

    即便真的有所察觉,那又如何解释呢?

    也不需要解释,苏离身边不是有不朽浅蓝守护吗?

    不朽浅蓝解决这样一点儿隐藏的风险,或者是被动的剔除,很奇怪吗?

    显然也是并不奇怪的,也是正常的。

    所以苏离根本没有任何的担心,也根本不需要去担心被冰魂察觉到任何的不妥!

    “嗯,苏离,不也莫要焦虑,过程会很缓慢,但是保持初心就好,而且斩魂之后的瞬间,会有巨大的危险——被这邪魂夺舍的危险!

    不过我会好好的守护好你完成这般自斩蜕变的。”

    这时候,冰魂也再次的柔声开口道。

    她的声音更加的温柔,也更加的情真意切。

    这样的呵护,这样的温柔,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无比感动,因而愿意为对方舍身赴死,哪怕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苏离也有些被感染被迷惑到了,因而心中更想表现,也更加的对冰魂生出爱慕、亲近之心。

    这样恰恰也是冰魂更加希望看到的。

    于是,冰魂也更加的卖力的表现,做到了作为妻子可以做到的几乎全部温柔与妩媚。

    有些甚至是妻子抑或者是女仆都做不到的,她也都做到了。

    苏离也同样在倾情演绎,这一切,都可以感动苍天,获得大奖了——如果有颁奖的话!

    就像是曾经风苍穹和风遥之间的父子情一样。

    只是,那时候的父子情虽然是演的,但是也足够真,也同样是真的,只是需要去演。

    而这一次,情是假的,但是演得比真的还真,那么这又到底是真还是假?

    这一切一就只有身在局中的渣男渣女两人心中自己清楚了。

    事情就这样的变得顺顺利利,水到渠成。

    这一幕完成,冰魄担忧的心思又消散了不少。

    离着成功也越来越近了!

    这一次,苏离已经吞服了冰魄魂石,这也就意味着,他的一系列手段也已经开始见到了成效!

    然后,冰魂魂石也不愧是最为绝顶的极品魂石,其效果当真是给亿万个赞都不过分!

    实在是太牛逼了!

    以苏离的伤势,正常情况下,就是造化点来恢复,也需要一些时间。

    但是这冰魂魂石,端的厉害无比,瞬息之间就分离了善恶,光明与黑暗。

    似乎,其天生就是为了这个而生。

    苏离有些震撼,这震撼是真的。

    也有些唏嘘,这唏嘘是假的。

    不过怎么也得让他这个天女小女仆有点儿成就感不是?高高在上的天女,如今却低眉顺眼成了小女仆了。

    这牺牲还真是够大的!

    虽然她那两只鸽子其实并不大。

    苏离呼出一口浊气,在冰魂魂石疯狂的融合、分离之下,他什么都不用做,体内的光明与黑暗就直接区分了出来,被逼迫、冻结成了一片冰蓝色的魂潭。

    是的,魂潭。

    这一口魂潭,只要斩出去,一切就可以搞定了。

    而在这时候,苏离却开始继续以功德之心超度。

    这般,其实也是为了让冰魂少受一些反噬。

    这样的做法,冰魂也真的很感动,感动得都想拿刀子砍掉苏离蓬勃发展起来的弟兄了。

    不过,这般冰魂其实也能理解,因为苏离的初心还是疼惜她呀,怕她反噬太大啊!

    这是好事啊!

    只有这样,才越发说明这个男子真的将她放在心上了,真的喜欢上她了。

    不管这个上是个什么性质的词,都一样。

    冰魂心中很有成就感,看向苏离的眼神也就更加的温柔。

    然后,冰魂柔声道:“苏离,其实你也不用这样,我这里有一份特殊的功法,倒是很契合冰魄魂石的效果,而且还可以让我反噬确实小一些。”

    苏离闻言,立刻一喜,道:“你怎么不早说呢?!”

    冰魂道:“只是这功法有些难,而且会对你造成一些伤害吧。再者,这其中蕴含天道规则,对于你立道而言,也不是太友好。我不想因为这样而耽搁了你,可你现在超度,反而只会让自己更受伤。”

    苏离道:“我学,你别说了。”

    冰魂道:“这功法名为《修罗斩魂道》,源自于黑暗修罗一族,但是修罗其实严格说来,并不黑暗。就像是你苏离一样,真的黑暗吗?只是被逼而已。”

    苏离道:“如此说来,这《修罗斩魂道》反而非常的适合我。”

    冰魂道:“经历相似吧,但是你比他幸福得多不是吗?毕竟,能是谁都可以获得天女的青睐吗?而且还让你得逞半步了。”

    苏离道:“那不是也被你锁住了手指吗?其实我就是想知道你的深浅罢了,毕竟你也已经知晓的我的长短。”

    冰魂:“……”

    冰魂道:“这终究是一个禁忌,暂时还不行的。不过,还是那句话,爱我,就拼吧。你既然死都不怕,这区区小世界,定然也拦不住你。”

    苏离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冰魂道:“这《修罗斩魂道》,其内核源自于一种道生一的蜕变之法,道生一本身蕴含着非常广袤的奥义……”

    冰魂竟然谈到了道生一!

    这就有些离奇了。

    这种功法,苏离其实也是会的。

    而且,在这方面,苏离其实也是很了解的,掌握得也深。

    苏离认真的聆听,学习。

    但是他没有去冥想《皇极经世书》进行修改。

    没有必要。

    直接学就是了。

    学了之后以这《修罗斩魂道》去斩魂,那么冰魂就更加的相信了不是?

    虽然过程有区别,但是关键的步骤一旦按照他们既定的步骤走了,他们也才可以更加的放心不是吗?

    他们更加放心了,他苏离后续的计划也才更加的稳定,不是吗?

    既然如此,苏离也就更加的配合了,两人的关系似乎也在这样的教导和传授之中,更进了一步,更加的深入内心了。

    过程之中,苏离也依然没有闲着,上下其手自是免不了的。

    可以说,目前和云青萱、魅儿沐雨兮都没有这么亲密过。

    这一次来到这个玄幻世界,他甚至都从来还没有这么舒服快意过的时候呢,恰恰之前一直被勾着,这次反而痛痛快快的舒服了一番,而且还是在天女的身上。

    当然,依然肯定是没有走出最终合道的那一步的。

    但是其余方面的满足也是肯定的。

    这样的机会,苏离会放过才是傻逼,反正不爽白不爽!

    而且,这样的做法,也是一种投入,一种付出。

    只有冰魂失去的东西越多,付出的代价越是大,就越是难以放手!

    这就是沉没成本。

    如果付出的代价太小了,那么就会轻易的放弃,这也是一系列绿茶的类似的手段。

    慢慢的吊着,然后又不断的给一点儿希望,看起来快要成功了又吊着。

    等付出了无数的代价,花费了半辈子的心血的时候,再想放手已经迟了。

    就像是一款氪金的游戏,开始的时候,只是花费了几块钱,几十块钱乃至几百块的时候,还可以随意放弃。

    可当花了几千万、花了大部分的身家的时候,想要直接果断的放弃?

    不可能的,这时候这种沉没成本就太大了!

    此时,苏离上下其手,就是同样的以实际行动攻心,甚至他下作的将手指乱来,不还是这样?

    天女又如何,在真正的基本阴阳之上,表现也不过如此。

    而基础的东西,往往也是不朽的东西。

    这也是道生一!

    因为所有的复杂,全部的基础都来自于简单。

    天女越是如此,也越是逃不出最基本的情愫——这不怪别人,也不是她能力不行,定力太差,而是她选择了以身试毒,选择了以情攻心,那最起码她自己必须先有情。

    有情那就有七情六欲,有七情六欲,那就一定会中招!

    这东西就是相互的,就像是力的作用的相互的一样,你给别人一耳光的同时,别人痛了,你的手也会痛。

    此时,苏离直接就用手指,带洞……带动了天女的基本的需求。

    然后苏离的动作幅度自然也大了。

    这时候,他已经化身电动小马达。

    ……

    如此的事情,总归是难忘的。

    虽不算是合道,实际性质已经变了。

    天女冰魂,是否已经沦陷苏离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女人怕是不会轻易让他死了。

    等脱离了这小世界,她脱离了情道之后,应该是要将他凌迟都不为过。

    不过越是如此,越是好!

    她将来越是无情,苏离就越是会有情,死皮赖脸,表演绝世舔狗的姿态,表现得超越所有一切的卑微,到时候,她会不会中招不知道。

    但是苏离知道,只要他成功了,他就可以真正的崛起。

    这很无耻,也很令人不屑。

    但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也是走下去的一条出路,哪怕是再卑微,也必须要演下去。

    更遑论,那样的一幕,或许也根本不会出现。

    天女拥有了情感的体验,还能放得下情感吗?

    苏离别的本事没有,和魅儿学的一手攻心的手段,学的一手魅惑的魅力手段,那已经同样是出神入化的。

    如今,这些已经不动声色的呈现了出来。

    他没有展现什么,就是表达最基本的爱,然后无尽的疯狂。

    就仅仅如此。

    而这些,即便是仅仅如此,也已经足够了!

    天女的脸上,真正的浮现出了一抹真实的红晕。

    这时候的她,眼神已经变得无比的复杂。

    她遭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情绪也渐渐平静了下来,然后陷入了冷静。

    有些事情之后,感情就会有短暂的索然无味。

    冰魂同样也是如此。

    此时她已经开始反省,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哪怕是付出代价,可这个代价已经太大了!

    不能这样!

    真的不能这样了!

    冰魂,你是天女!你是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意志的代表,你是使者!

    她这么想着,然后看向苏离的时候,依然痴了一下。

    苏离的手一勾,她立刻又主动凑了过去。

    然后,嗯,去他妈的忏悔吧,先亲了再说。

    总而言之。

    言而总之。

    这是一幅很美丽的画卷。

    苏离完成《修罗斩魂道》的过程,也确实非常顺利。

    他在这样的感情羁绊之中,非常果断的当着冰魂天女的面,进行了极道的自斩。

    这自斩的过程,不朽浅蓝的浅蓝光芒陡然打开了天脉·怀光的世界虚空,与此同时,苏离的眉心猛的一震,爆发出一步浅蓝的辉光。

    这就是不朽浅蓝的守护!

    这东西这时候如果不出现,岂不是很不正常?!

    这时候出现,这才合理啊!

    所以,不朽浅蓝的气息出现之后,冰魂非但没有诧异,反而非常的兴奋。

    所以,她更激烈的应对了。

    苏离一边斩魂,身边还一边有天女伺候着,这小日子就别提有多么舒服了。

    这是痛苦吗?

    这若是痛苦,那么,让这样的痛苦来得更加猛烈一些吧!

    “苏离,你没事吧?那,那就是不朽浅蓝?那一道浅蓝之光,实在是厉害啊!”

    冰魂有些震撼,同时也相当的震惊。

    这一股气息,让她都生出一种颤栗感。

    而在这样的颤栗中,苏离也更坏了。

    是以冰魂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和以往完全不同的合道感觉。

    于是……

    好雨知时节。

    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

    润物细无声。

    这就是春夜喜雨。

    这也是冰魂的心境的变化。

    然后,嗯,她觉得为了这一次的布局,付出这么大,她应该是很伟大的,是很高尚的。

    她有着一种源自于骨子里甚至是灵魂里的自豪。

    ……

    苏离完成了斩魂。

    可以说,事情远远比他想象的更加顺利。

    毕竟别人都已经将人头送上门了,他直接收一收就好了。

    这样若是还不顺利,那就真的是天理难容了。

    这样的布局,这样的反杀,又何其的舒适?

    苏离完成了最后的步骤,不朽浅蓝补充了致命的一次反攻。

    然后,在这样的一缕震撼守护之光下,苏离的灵魂微微形成了一层强大的防御护罩。

    这就是不朽浅蓝防止苏离被夺舍而形成的防护。

    这其实没有必要,但是这样做给冰魂看,却是很有必要的。

    关键时刻,系统的超级智能也直接启动了,直接给出了超级的配合,这就代表,这斩出的邪魂,确实是有夺舍的可能。

    以至于才如此。

    同样,冰魂的提醒,未必仅仅只是提醒,同时也是对于不朽浅蓝守护的一种侦测,同时对于不朽浅蓝的实力的一个正面的接触、感应,然后做出判断。

    这样,就可以判断一下苏离的真正的重要性有多大了。

    如此,很多手段很多目的也就达到了。

    此时呢?

    准备好了的苏忘尘就在这刹那之间化作魔气融入了进去。

    就像是原本暗藏在苏离的灵魂之中还没有削出来的一缕陷阱,也被不朽浅蓝削出来了一样。

    这时候,苏离也显出了一丝错愕之意。

    然后有些无奈叹道:“不朽浅蓝前辈,给我留意点儿恶念啊!要的都斩掉了,我若是太好心,反而没法应对这世界的黑暗!”

    不朽浅蓝淡淡回应,声音悠远,却很轻淡:“得民心者,得天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一缕黑气,被不朽浅蓝一震,直接化作齑粉,活生生震散了。

    见到这一幕,冰魂差点儿骨头都酥了!

    太完美了!

    这样一来,这个苏离就成了一个活生生的希望之源,就是真正的比圣人还圣人,比圣母还圣母啊!

    当然,这里的圣人和圣母,只是嘲讽的讥讽形容。

    冰魂心中更加满意,同时有一种身心合道、被通天塔大位面天道规则世界的天道加持的错觉。

    抑或者,到了她这样的层次,错觉也已经不是错觉,而就是事实了。

    所以,她这是圆满而无比完美的完成了任务,已经要被嘉奖了!

    这就是征兆!

    可是征兆既然已经出现了,那么伟大的嘉奖还会远吗?

    冰魂激动,又再次主动的奉上热情的吻。

    而这在苏离看来,似乎就是她不舍得和苏离分开,也因为苏离自斩,而受到了许多的苦难,因而心疼,给予香吻来安慰。

    然后,又是一场春天的气息,又是一次亲密的接触。

    这时候,到底是谁沉浸了,谁对于这些事情更喜欢一些,就有些复杂了。

    反正,苏离那是来者不拒,动作也是凶残而夸张,反正干就完了。

    在这样的心态下,那成就感和带来的乐趣,确实是令人难以自拔。

    这时候,苏离也算是真正的投入了进去。

    无论如何,他是不肯吃亏的主儿。

    至于说冰魂到底怎么想?

    重要吗?

    如今冰魂不是也很享受吗?

    这样岂不是双方都很满意?

    既然双方都很满意,双方也都很喜欢,那就继续不就行了?

    ……

    关键的时刻,还是来了。

    《修罗斩魂道》的凶险在于,在其彻底的斩掉善恶的时候,那一刻恶念的狂怒、狂暴以及其无尽的疯狂反扑。

    这相当于是一个家庭,留下好的孩子,将坏的孩子个驱逐了。

    那坏孩子就不是孩子了?

    被如此对待?

    那一定要报复!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所以,坏孩子狂暴起来,要屠了家族,要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后悔!

    这就是恶念的心态!

    这样的心态之下,反扑是会非常疯狂而凶残的!

    所以,这时候便连冰魂也不敢再沉浸在这种感情之中了。

    也不敢在做一些爱做的事情了。

    她心中的不屑于这些小道的,甚至还一直抵触,觉得龌龊。

    但是,在体会过之后,又难免喜欢。

    所以,真香从来不会缺席,只是偶尔会迟到而已。

    “苏离,别再分心了,你该知道,我作为天女而如此……只是希望你可以不轻言放弃,希望你记得我的好,哪怕不为了我,为了梦梦,为了魅儿,你也得奋力前行!披荆斩棘!”

    冰魂正色说道,说着拉开了苏离使坏的手指。

    她的身体崩得很紧。

    苏离轻轻点了点头,道:“这样的放纵,实际上也只是让你明白,冰魂,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

    他说着,衍化已经修行到了登峰造极境界的《修罗斩魂道》,并直接衍化最后的修罗杀道!

    “轰——”

    苏离浑身一震,他的背后,仿佛出现了一尊嗜血的修罗武神,以一柄凶戾的剑,狠狠从他背后刺了进去。

    “噗——”

    苏离的胸膛被刺穿,血水炸裂。

    这样的《修罗斩魂道》,真的是非常的残酷。

    前面有多顺利,这一次的反扑,就有多么的残酷和凶险。

    不过,这已经没有太大的影响了。

    这时候,不朽浅蓝的护道,以及冰魄魂石的效果也全部发挥。

    所以,苏离仅仅只是灵魂一震,灵魂就被斩成了两个部分。

    灵魂被斩成两段的痛苦是真实的,所以这种痛苦,也确实是实实在在的痛苦。

    苏离倒吸了一口冷气,同时惨呼了一声——这是真的痛苦。

    这种痛苦已经超出了地狱之苦的极限,以苏离的心性也忍不住一声惨呼。

    好在,这一幕很短暂。

    很快,这般苦难就已经被一片空白覆盖。

    这时候的苏离,也有一刹那的痴呆。

    这时候他也很清楚,他终究还是有些太小看冰魂——如果不是他这一次早就有所布置,如果不是他早已经有底蕴守护,那么这一次,光是这痴呆的刹那,他其实就会被掌控,被夺舍的。

    那时候,无论其余的手段是否成功,至少被夺舍的情况是真实的。

    这一幕,又让苏离想到了华氏古族祖地洗祖骨,差点儿被华凌殇夺舍的那份因果。

    时间点上,又对上了。

    在这个时间点,他苏离差点儿被夺舍成功——这样的因果,又契合了命运的轨迹。

    所以,有些事情该存在的,始终会存在,只是可能转变了一下事情的性质罢了。

    但是内核,却一如既往的不会变化太多。

    苏离一刹那获取到了这样的因果,因而有刹那的沉默。

    这一次,是不朽浅蓝的守护,正常的守护,防止冰魂控制黑暗邪魂夺舍。

    同时,也是一种自身底蕴的呈现——让冰魂知道,有不朽浅蓝守护的苏离,也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不堪!

    起码,还是有着极强利用价值的!

    这样,这一场布局才可以开始收尾。

    这一幕发生,苏离陷入痴呆的瞬间就惊醒。

    这时候,冰魂也恰好有一刹那的痴呆——这就是装的。

    “咻——”

    “轰——”

    毁灭的绝杀血光,猛的刺出,自黑影之中衍化,并直接爆发出最恐怖的绝杀,一举刺中了苏离的眉心。

    这这时候,冰魂立刻猛的冲出,一拳打出。

    “轰——”

    一拳,粉碎了那极道的血色杀机。

    与此同时,不朽浅蓝也忽然衍化出一缕蓝光,猛的刺进了黑影的眉心里。

    黑影的眉心陡然炸裂,却在下一刻再次凝聚了出来。

    与此同时,面对那冰魂此时已经再次杀来的一拳,那黑影反而借助这无比恐怖的一拳,猛的冲出,一把撕裂虚空佛塔,竟是直接远遁,炸开一片幽冥粒子,瞬息消失不见了。

    冰魂脸色大变,立刻化作蓝光,连连切割虚空无数次,最终,却只能含恨的收手,脸色变得奇差。

    “冰魂,算了。他已经被重创,看样子也多半只是苟延残喘而已,活不了多久的!

    原本,他也已经被不朽浅蓝重创了。”

    苏离淡淡的说道。

    不朽浅蓝那一击,并不是纯粹的一击,而是分裂的一击。

    分裂什么?

    当然是分裂一个系统了!

    但是这系统的权限,却是苏离早就布局好了的,同时,其余大部分的设定,也都由系统自行分裂出去。

    这次的分裂,对于苏离的系统而言,也确实是一件元气大伤的事情。

    但是影响不大。

    为什么?

    因为此时,当系统分裂的时候,这一次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是的!

    任务完成了!

    【叮——系统任务,请于凌晨三点,进入灵荷天池,一探究竟已经完成,任务评价SSS。】

    【叮——任务完成,获取花月谷的提取权限,可将花月谷挪移进入天池血河区域,并完成洪荒道场的第一次构建。】

    【叮——获取功德值三千,造化点300点。功德值三千,造化点300点自行分裂系统,已经使用,系统蜕变完成,无损蜕变。】

    【叮——任务完成,获取天脉·怀光天赋进阶加成,以及天脉·怀光天赋完整激活效果。】

    【叮——任务完成,获取全新大因果造化,开启全新的因果走向,并可随机由系统凝聚洪荒三千大道其中一种大道。】

    【叮——任务完成,获取三天大道之一命运,为大命运术。】

    【大命运术,可燃烧生命之力,献祭提升战力!可吞噬生命命运!具体能力,可自行领悟】

    ……

    那刹那之间,苏离已经获取了任务的完成的信息。

    顿时,他心中的豪情无以言表。

    但是他依然不能表现出来。

    更重要的是,这一次,他最期待的三千功德,三百造化,竟然被系统拿去分裂出小系统了!

    这就很伤!

    可苏离知道,这固然很伤,但是真的很值得!

    除此之外,他不是已经获取了花月谷的提取权限了吗?

    不是已经可以衍化出第一个洪荒道场了吗?

    不是已经有了构建道场的资格和能力了吗?

    不是已经获得了三千大道之一的大命运术了吗?

    大命运术,还用问这东西有多么强吗?

    大命运术,这样的大道,乃是真正的洪荒道统的三千大道之一,而且还是最顶级的那一批之一!

    说的第一

  第562章 修罗斩魂,情撼九天-->>(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