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19章 朱高炽的孝心

第19章 朱高炽的孝心

第19章 朱高炽的孝心 (第1/2页)

朱能陪着柳家父子,赶回北平。
  
  这家伙眼睛红红的,昨天夜里根本没睡好,辗转反侧了一夜,倒不是吕家的房舍不舒服,像他这样的武人,哪怕在野地宿营,也能睡得香甜。关键是刘淳说得那些话,让他匪夷所思,飞天遁地,千里传音,简直跟话本上写的似的。
  
  郭氏之学真的有这么厉害?
  
  朱能当下还不到二十岁,正是好奇心十足的年纪。他爹就是武夫,从小到大,跟着老爹习武,到了十四五岁,就随军打仗,最近才承袭老爹的位置,当了千户。
  
  朱能了解的东西,仅限于军营打仗,对付吕家,他也只能想到军中黑吃黑的方法,而刘淳的话,给他揭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这一路上,他不断偷看刘淳,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刘淳有所觉察,突然回头一笑,“朱千户,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呗,咱们都是老朋友了。”
  
  朱能咽了口吐沫,伸长了脖子,试探道:“那个,柳小哥,你到底学的是什么东西,能不能给我讲讲……说一点就成。”他又挠了挠头,憨笑道:“你别怕,我这个人脑子很笨,就听一个乐子,不会传出去的。”
  
  刘淳大笑,“朱千户,你这就错了,我们郭氏之学,研究的是真理,什么叫真理,就是不管任何人,只要按照相同的方法,都能得出一样的结论。我们和那些儒生不一样,不存在什么见仁见智,模棱两可的问题。”
  
  刘淳骑在马上,突然指了指远处的一个亭子。
  
  “朱千户,你瞧。”
  
  朱能闪目看去,就是个亭子而已,忍不住皱眉道:“有什么稀奇的?难道是你变出来的?”
  
  这位是掉到神鬼窟窿里,拉不出来了。
  
  刘淳摇头道:“我是说你先看到了什么?是整个亭子,还是亭子的顶部?”
  
  “这个……自然是顶部,就像是鞑子的骑兵,离着远处,一定是先看到他们的旗号,然后是人,最后才是战马……没错吧?”
  
  刘淳道:“朱千户,你说的当然没错,可你想过没有,假如地是平的,由远而近,物体只会越来越大,不会先露出上面,然后才是下面,你想想,这说明什么?”
  
  朱能的脑袋开始不够用了,“这个……说明什么?”
  
  “说明地是有弧度的!”刘淳左手弯曲,右手两根手指充当两腿,给朱能演示了由远而近的过程,然后笑道:“如果每一处都符合这个规律,就只有一种解释,我们是站在一个具体的球体上面!”
  
  “什么?”
  
  朱能差点从马背上摔下去,“我说柳小哥,你胡说什么?我们怎么可能站在球上?那个球该多大?谁能踢得了?”
  
  刘淳哭笑不得,“这就是我们郭氏之学研究的东西,我们不但认为脚下是个球,这个球还在转动。正因为球在转动,所以才有了一年四季,《授时历》也就是这么来的!”
  
  刘淳说完之后,继续打马向前,朱能则是一脸的懵逼……不会吧?这小子是在胡说八道?可他又看了看越来越近的十里长亭,的确亭子的中间出现了,再往前,底座出现了……这怎么解释?如果是平的,的确应该一眼就看到上下,而不是逐渐露出来!
  
  可,可刘淳讲得太匪夷所思了,这位未来的国公爷,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是相信理智,还是相信多年的经验……这个该死的郭氏之学,还真是害人!
  
  朱能迷迷糊糊,回到了燕王府,见到了朱棣。
  
  才几天的功夫,朱棣仿佛高大了一圈,精神更加充足,气势也更加威严。锦衣卫一事,他及时通禀军情,虽然老朱没有直接嘉奖什么,但是让他随着几位名将一起出征,那就是最大的奖赏!
  
  最早就藩的兄弟当中,他是第一个!
  
  不到三十的人,谁还没有点野心,更何况是朱棣!
  
  老朱二十几个儿子,同为皇家血脉,到底谁才最像父皇,还是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 ;
热门推荐
顶级神豪 甜蜜婚令:首长的影后娇妻 阴倌法医 校园重生:最强女特工 都市邪帝 太荒吞天诀 最强神话帝皇 逆天狂妃:杠上冷邪冰帝 穿越七零俏军嫂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