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八章 面试与房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
  第八章 面试与房价 (第1/2页)

“这里有没有倭刀卖?”

    “没有,公子可以看看我打的菜刀,砍人砍肉一样的。”

    “不用了,多谢!”

    陈新带着海狗子和张二会从南门的一个铁铺钻出来。刘民有带了其余两个,在北门活动,也是找倭刀铺子。他们昨日告别代铁子等人后,就走安西门进了天津,在城里呆了一天,也就找了一天。

    张二会边走边问陈新:“陈大哥,这倭刀就那么好?我们都找了一天了,不然还是买菜刀好了。”

    陈新道:“你当买来砍人的?我要找的是那铺子。”

    海狗子道:“莫非那店家有银子,大哥带我们骗他一笔?”

    陈新嘿嘿笑道:“有银子,却不是在店子里,只管按我说的做就是。以后能不能天天吃肉,就靠它了。”

    张二会吞着口水答应了,三人继续沿街打听,终于有人告诉他们,东边有几户卖扇的店铺可能有。

    陈新看看日头,午时都过了,当下带两人回到十字街口,按约定与刘民有在钟鼓楼下汇合,刘民有一头大汗,一见面就劈头说道:“为找你这倭刀,脚都走大了,只问到说东城卖倭扇和俵物的店子可能有。不知道你到底找这东西作甚。”

    陈新一把抖开买来的折扇,殷勤的给刘民有扇风,一边道:“辛苦辛苦,我这不是觉得你说得有道理嘛,我打算就在天津租个房安定下来,然后做点生意,你觉得如何?”

    “咦?这可是实话?那跟倭刀店有啥关系?”

    陈新一脸微笑:“当然是实话,昨天看到倭刀提醒了我,这时代的日本海贸很赚钱的,我先考察一下日本货都有些什么,咱们本钱小,看好了再做。我想过了,天津有运河,又有海路,就算鞑子流寇来了,咱们坐船跑了就是。就先住下来,做点小生意。”

    刘民有原本是宅男,自来到大明朝后天天流串,很不适应,心中本来就不太想去江南,就想留在天津,立马连声答应下来:“好啊,我就说这样到处跑不是办法,还是要安定下来,做点生意好,海狗子他们也能帮忙。走,我们现在就去东城。”

    陈新忙拉住他,劝道:“先吃饭,不着急,时间多得是。”

    当下几人又寻饭店填了肚子,刘民有亟不可待,一直催着众人快吃。

    海狗子等人才吃得一碗饭,就被刘民有催得没法,只好把第二碗剩下的饭粒抓在手上,一边走一边往嘴里塞。刘民有带头顺东门大街一路打听,终于在文庙附近找到两家卖俵物的店铺。

    天津文庙占地宽广,照壁两侧各建有牌坊,刘民有无心参观,拖着陈新直奔俵物店,里面一股子海鲜特有的腥味,还挂了一些日式折扇,看着颇像日货专卖,门口贴了一张榜,上面写着“募账房一名,月银贰两,食住自备。”

    陈新咦一声,笑道:“这可不是给我准备的么。面试我可是高手,民有和我进去,海狗子,你们在外面远点等着。”

    刘民有一把拉住他,问道:“你不是要做生意么,干嘛又要应聘账房。”

    陈新道:“咱们不是没做过生意么,专业又不对口,我准备先到日本产品专卖店实习一下,为以后创业做准备,咱们本小,这样稳妥些,你觉得咋样?”

    刘民有想一想,反正只要先在天津安定下来,做什么以后也可以更改。便点头同意,跟着陈新走了进去。

    里面坐了一个掌柜,也是戴个瓜拉帽,小眼转来转去,下巴上留了一把老鼠须,见两人衣着得体,连忙迎上来,抱拳道:“两位公子是要买倭国货品?俵物有海参、鱿鱼、沙鱼翅,折扇倭刀也是有的,这天津卫里,就数我家货最齐,价也最低。”

    陈新也一抱拳道:“掌柜好,我是应募账房的,不知还有缺否?”

    那掌柜似乎没料到,眼睛咕噜噜转了一下后说道:“倒是还没募到,只是今日东家不在,你若想做,可后日再来。”

    陈新哪能这样就走,总要刺探点信息。

    “晚生是辽东来的,曾中过秀才,老家被鞑子占了,入关以来都靠亲友接济,寄人篱下,一直盼着能自食其力。掌柜慈眉善目,一看便知心地善良,还望掌柜不吝点拨晚辈,不论成与不成,日后必有报答。”陈新一上来,就给贼眉鼠眼的掌柜换了个形象。

    果然马屁不穿,那掌柜干脸上露出点笑:“你这后生,倒是会说话,看在有这份自食其力的心意,我便稍稍点拨于你,其实这账房,不过就是三脚记帐,写字、算盘、四柱清册也都要会,每样都不算难,你既中过秀才,当不在话下。”

    刘民有一听,心中叫糟,这几样中,写字不算大问题,繁体字虽没学过,但那几个数字都认识,这店中货物种类也不多,一天也就能学会。算盘和什么四柱清册就麻烦了。

    陈新还是一脸亲和的微笑,从容对掌柜道:“晚辈姓陈名新,父辈也是经商,这些都学过一些,便是心算也曾研习,只是时间久了难免生疏,晚辈天分不高,唯一优点便是与前辈一样为人厚道善良。还请前辈在东家面前帮言几句,晚辈必定以师礼以待前辈”

    那掌柜在这家店铺时间不短,地位颇高,原来的账房去京师投了亲戚,他最近也是兼着账房的事,见陈新言语得体,对自己很是尊重,应当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地位,心下对陈新来当账房已赞同了一大半。

    当下捻着几根老鼠须,对陈新点点头道:“原来也是商道世家,那就更好了,这榜贴了几日,也有几人来过,东家都不太满意,东家日子又紧,催着这几日便要定下来,我看着你最是合眼,后日你来便是,这两日按我先前说的,好好准备一番。”

    陈新立即一鞠到地,感情说来就来,语音哽咽着说道“多谢前辈,晚生自辽东到天津,有相士说我必遇贵人相助,而所遇者唯先生待我最厚,可见先生便是我的贵人,日后晚生若有所成,皆拜先生所赐。晚生冒昧,还不知先生贵姓。”

    掌柜对陈新越看越是顺眼,小眼睛笑眯起来“先生可不敢当,免贵姓蔡。”

    此时门口又进来两个顾客。店中帮工迎上接待,那掌柜也望了几眼。

    陈新见状殷勤的又是一揖道:“授业解惑,正当先生之称,晚辈与先生一见投缘,此间却不便耽搁先生做事,晚上若得空,可否赏脸由晚辈做东,再当面请教。”又压低声音,对蔡掌柜道:“晚辈既是认了先生为师,每年定然要拿出一月的工钱向先生略表心意,请先生万勿推辞。”

    那掌柜平日收入虽不错,但在外间也无甚地位,见陈新态度恭敬,当然很享受这种待遇,心中也贪那一月工钱,当即点头道:“你既称我为先生,那我也不与你客气,晚点再来店中,到时我与你细细分说。”

    刘民有从进门就一句话都插不进去,看着两人虚情假意,不到十分钟已经热络非常,陈新见鬼说鬼话的本事他只能是望尘莫及。当下两人都施礼退了出来。

    刘民有一出来就着急的对陈新道:“这算盘和四柱什么的,你哪里会了,后天还要东家面试,你就不怕到时出丑?”

    “不怕,不是还有两天么,学一下就是,还能有多难。”

    刘民有还是不太放心:“那请这个掌柜吃饭能有多大用处?是那个东家作决定的,花这钱怕是不值。”

    “按营销公关的说法,这掌柜是个线人角色,抓住这个人,可以影响那东家的决定,现在看来,这掌柜是个菜鸟线人,很好搞定。况且他是掌柜,若真去了,打交道的时间还多,这点钱不会白花。

  第八章 面试与房价-->>(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